第 1 頁
  楔子

  這是一株帶著神秘色彩的桃花樹,從沒人知道這株桃花樹在此經歷了多少春秋。

  相傳這株桃花樹裡住著桃花精,不管男女,想知道自己心愛的對象是不是適合自己,只要在桃花盛開的時候,於子時帶著一個紅色的小甕瓶前來,在甕瓶裡裝半瓶山泉水,並在泉水中放進對方的一根頭髮及一朵桃花,以紅布封甕,對著桃花樹雙手合十誠心祈願後,把甕瓶埋在桃花樹旁的土裡,七天之後再把甕瓶挖出打開查看,桃花花瓣完好無損者,代表對方是個好對象,反之則非。

  一直以來,多數人皆視為無稽之談,但春夜裡總有相信傳說的人前來埋甕,直到有一日,傳出了恐怖的謠言。

  有太多人因為這無稽的謠言前來殘害桃花,硬生生的把桃枝折下、把桃花摘下,所以桃花精大發雷霆,橫生的枝椏突然像活物一般延伸,像張牙舞瓜的異獸般將想折下桃枝的人拋飛,並響起一道陰森的聲音喊著,「滾!」

  由於祈願的時間得在子時,自從有了這個恐怖的傳言後,再也沒人敢到桃花樹下摘花祈願了。

  一名男子在謠言盛傳的時候,於子夜來到了桃花樹下,對著桃花樹說:「怎麼樣?把戲玩不成了?」

  「你竟操控我的桃枝將人趕跑?」一名男子由桃花樹中幻化而出,出言指責。

  「此為寶地,你本體在此,脫離塵世、遠眺碧空,數百年修煉早已仙骨具備,何不成仙,還要在此玩弄凡人姻緣?」

  「成仙?多無趣。」

  男子淡然一笑,給了誘惑,「成仙之後,你便不再受本體所縛,可以雲遊四海,盡覽群山。」

  只是,雖可離開本體,但本體亦不能受損,否則本體傷、你亦傷,男子在心裡補了一句。

  「你沒騙我?我已修煉數百年,仍離不開本體方圓百里。」

  「我是仙,不騙『人』的。」

  「好,我信你。」

  男子大喜,他的養成計劃……不,是點化,他點化桃花精已經完成第一步驟—誘拐……不,是說服,接下來得循序漸進,進行第二步驟。「現在,得為你取個名字……」

  好多年、好多年以後—

  「相公,我不想走了,又餓又渴。」一名孕婦牽著一個男孩,一屁股坐在桃花樹旁的棚子下,對著她的丈夫撒潑,她不順心,連一旁的桃花樹都招她嫌,「這什麼桃花樹,明明已是花期了,連半朵花也沒開?」

  這一家子本是有房有田、生活還過得去的人家,怎知家鄉遭了洪災,家裡的田產被洪水淹沒了不說,連住的地方也不能倖免。

  洪水退去後,田產成了不能耕做的廢田,他們只得賣了地籌做旅費,要去依親。

  「包袱裡不是還有幾顆饅頭?你拿來吃吧。」

  「我不要再吃饅頭了!我要吃包子、要吃肉!」

  「孩子娘,你再忍忍,這裡已經是長嶺縣城郊,下一個縣城就是晉泉縣了,我那對住在晉泉縣的叔公及嬸婆年初喪子,我們是他們唯一的親人,只要到了晉泉縣,來日,他們的房產及田產都會是我們的,到時你要什麼大魚大肉沒有?」

  「我不管,我就是不想再吃一點味道都沒有的饅頭了,你不是說晉泉縣也在京城附近,我們進京去,一定有好吃好喝的。」

  做丈夫的無奈,看了看四下又掂了掂懷裡的錢袋,倒了房子及成了廢田的兩塊地,當然賣不了好價錢,長途跋涉來到這裡,也不是不能進京去看一看,但出了長嶺縣後,京城與晉泉的方向一是往南一是往北,若去了京城再加上京城的開銷什麼都貴,不一定有足夠的盤纏前往晉泉縣。

  做丈夫的四下張望,看見桃花樹旁是一座寺廟。

  「孩子娘,我去寺裡跟他們要些齋飯,你先將就一下,總比沒味道的饅頭好,吃完了我們再上路,到了晉泉縣,我保證叔公及嬸婆會給我們一頓好吃好喝的。」

  要不是看在那兩個老傢伙年歲已大,一腳都已經踩進棺材裡了,她絕不會同意跟著孩子爹長途跋涉,去晉泉縣依親。

  但如今路都走了九成了,若放棄豈不是太傻了?最後,婦人只好應了。「好吧,你去要些齋飯。」

  聽到妻子應了,做丈夫的鬆了口氣,連忙跑進了寺廟裡。

  不久後,幾名小沙彌幫忙捧了幾碗飯菜來到桃花樹棚子下。

  大老遠的,做丈夫的就看見妻子蹲在桃花樹下不知道在做什麼。

  小沙彌看了仔細,這才發現她竟摘下一片生長在桃花樹下的靈芝就塞進口裡,還喃喃自語,「雞肉,好香的雞肉啊!」

  做丈夫的此時才看清楚妻子手裡拿著的哪是雞肉,「孩子娘,那是靈芝不是雞肉,來,這裡有齋飯,你不是餓了嗎?」

  婦人聽到有飯吃,大口把靈芝吞下肚後,空出手來接下齋飯,但就在此時,婦人臉色大變,抱著腹部大喊起來,「好、好痛啊!孩子要出來了。」

  頓時,眾人忙亂起來。

  一個時辰後,那名婦人產下了一對龍鳳胎,男胎先天不足,一出生就是死胎,女胎十分健康,哭聲宏亮。

  老住持覺得與那女嬰有緣,在聽見夫妻倆想將女兒隨意取個名字時,看見天上的朵朵白雲有如潮汐一般,便為女嬰取名雲汐,那對夫婦本就不在意要取什麼名字,既然住持開口了,便同意了。

  第1章(1)

  十六年後—

  一輛馬車徐行在通往京城的郊道上,馬車裡坐著的,乃是當朝國師墨無垢。

  墨無垢是一名仙人,卻在十八年前向皇帝自薦,允諾保皇朝二十年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皇帝大喜,立刻封墨無垢為國師。

  今日,墨無垢心血來潮,在回京的途中,突然要車伕停下馬車。

  「國師,我們離京城還很遠,這裡又是荒郊野外的,前不巴村、後不著店。」

  「誰說的,不是有間破廟嗎?」

  車伕跳下馬車,取來墊腳凳方便國師走下馬車,見國師往破廟的方向走去,正要跟隨,國師卻揚起手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