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頁
  好吧,這是假的,她猜她其實知道自己在害羞什麼。

  稍早,在她沒完全清醒前,她真的以為那是夢,所以完全放了開來,徹底的、盡情的享用了他,她到現在彷彿都還能聽見自己的淫聲浪叫。

  天知道,她還真不知她可以叫成那樣。

  憶起稍早自己的雞貓子鬼叫,娜娜莫名又紅了臉。

  她以為是夢,所以還開口指導他,要他愛撫她的敏感帶,讓他再用力一點,再進來一些,事後回想起來簡直羞得無地自容。

  因為太羞恥,她只好假裝睡著。

  本來她是想趁他熟睡時偷溜的,大部分男人忙完都會小睡一下,誰知他體力這麼好。

  看那透進窗簾裡的天光,現在大概已經九點了,早超過了兩人平常的起床時間,她還以為他會因為今早的晨間運動,再補一下眠,怎知他壓根就沒想睡的樣子,只是從地上撿起被兩人弄掉的枕頭到床尾讓她枕著,伸手一直摸她的背,摸到她都快睡著了。

  因為太舒服,有那麼幾秒,她大概真的失去了意識,她聽見自己打呼的聲音,但他才開始移動身體,她瞬間就清醒過來,那嚇死人的雞貓子鬼叫,和尷尬與羞窘也同時回到腦海。

  她用盡了所有的意志力,才維持全身放鬆的熟睡模式,撐到他下床離開。

  話說回來,既然他在洗澡,此時不溜,更待何時?

  但她這一溜,不是擺明了她被他這萬年處男迷得頭暈腦脹、神魂顛倒,恨不得倒貼八條魂?

  這念頭,教她擰眉,雙手叉在腰上。

  不,也許她該等他出來,拿出她最自信的笑容,假裝剛剛那一切,很正常、很自然、很普通,他也只是拜倒她裙下的眾臣之一,一點也不特別。

  深吸口氣,她露出自信的微笑。

  沒錯,他和其他男人沒什麼兩樣,她也不過就是叫得比較大聲一點,但反正這傢伙沒經驗,也沒有什麼比較的準則,她大可以落落大方的告訴他,她抓得他滿背是傷很正常,嘿咻時雞貓子鬼叫也很——

  浴室的門,在這時開了。

  她嚇得瞬間撲倒回床上,腦袋還因此在枕頭上彈了一下,嚇得她小心肝噗通噗通的跳,生怕他發現她膽小的所作所為。

  幸好,那傢伙像是沒有察覺。

  他輕手輕腳的在房間裡移動,她偷偷又睜開一隻眼,看見他在腰上圍了一條毛巾,黑髮微濕,背上的紅痕因為洗了熱水澡,看起來更明顯了。

  他小心的從五斗櫃中拿出吹風機和乾淨的衣褲,倒三角形的上半身還有著些許未完全擦乾的水光,圍在腰上的毛巾在他走動時,一寸一寸的往下滑,最後卻被他挺翹的屁股撐住。

  噢,可惡。

  眼前的風景如此誘人,看得她心癢手也癢,如果他這時就在觸手可及之處,她八成會忍不住伸手去拉。

  然後,他轉身朝她走來,娜娜迅速閉上眼,聽見他來到身邊,感覺他彎腰替她將絲被拉上來蓋好,他粗糙的手指,往上滑到她臉頰,將她臉上散亂的發撥到耳後,然後在她敏感的頸項上停了一下,輕輕撫摸。

  她強迫自己維持規律深沉的呼吸,卻無法阻止心頭狂跳,她以為他會發現她在裝睡,她能感覺他溫熱的氣息拂上了臉,可他在下一秒挪開了手,伸手觸碰她擱在枕上的手腕。

  她愣了一下,感覺他小心的將她的手翻了過來。

  直到聽見他吐出一口長氣,她才發覺他在做什麼。

  無法控制的,她睜開了眼,瞧見他蹲在床尾,大手捧著她的手,輕握。

  男人的側臉近在眼前,黑陣低垂,長長的睫毛也垂著,瞧著她的手。

  不知怎,這畫面,讓心莫名暖了起來。

  她的手很好,一點傷也沒有,但這男人依然小心的確認檢查著。

  確定她兩隻手腕都完好無缺,沒有紅腫瘀青,他才起身拿著他的衣物和吹風機,圍著那條掛在他翹臀上岌岌可危的毛巾,開門走了出去。

  她臉紅心跳的看著自己的手,無法控制的將手從枕頭上收了回來,藏在被子裡。

  只差那麼一點,她就要忍不住將他拉回床上,幸好他在那時抽回了手。

  這不代表什麼,那男人只是擔心他的手會不知輕重傷了她。

  但曾被他小心握住的手,變得好熱。

  這只是性。

  男歡女愛,你情我願的,她不會傻到以為他對她真的有什麼更深一層的感情。了不起,就是第一個女人。

  第一個撲倒他的。

  不知道為什麼,這念頭讓她有些得意,還興起一點點小小的佔有慾。

  好吧,或許第一個是真的有那麼一點了不起,那男人非但生猛火辣,還有顆超級金頭腦呢。

  驀地,她想起一件事,娜娜火速爬起來,偷偷拉開他床頭旁的抽屜,裡面有一整盒全新的保險套,只拆了兩個。

  她認得盒子的大小,她一個月前替他代收過這個尺寸的包裹,她拿起來查看,發現製造日期是兩個月前,證實了她的猜測。

  這男人想她想很久了,想到都付諸行動去買保險套了。

  顯然,她還是有幾分美色的。

  娜娜咬著唇無法自制的竊笑兩下,把保險套放回去,關上抽屜。

  確定他已經下樓了,才下了他的床,溜回自己的房間。

  「你傳來的資料,我看過一遍了,我想這在技術上是可行的,只是有些問題需

  要修正,你問過莫蓮了嗎?」

  「我已經把資料傳了一份給她。」

  「她那裡現在是深夜,應該已經去睡了。」螢幕裡的男人抬起湛藍的眼眸,瞧著他道:「我差不多要去吃飯了,晚點肯恩來,我會讓他也看看,剩下的就明天再說吧。」

  吃飯?

  他愣一下,瞄了下電腦上的時間,才驚覺已經下午五點多。

  當高毅驚覺自己竟埋首工作超過八小時,連午餐都忘了吃,那女人竟然也沒下來叫他吃飯時,他的心頭猛然一跳。

  該死。

  之前他邊吃邊工作都會讓她不爽了,更何況是完全沒上樓吃飯,而且還是在兩人在一起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