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頁
  聽見了這樣的陰謀,叫玄朗怎能不為宮青琉擔心?看著宮青琉被葉哲修所騙,傻傻地露出自以為幸福的笑靨,玄朗好急,好想為宮青琉除去會傷害她的人。

  在意識到自己已經太過在意宮青琉時,他更發現其實自己早在不知不覺間愛上了宮青琉。

  他雖已成仙,亦不能隨意殘害人命,只得現身向宮青琉示警。

  一開始,他把宮青琉嚇得昏了過去,宮青琉過了好幾天才又回到桃花樹下,這一回,玄朗不再由桃花樹裡現身後,而是「走」向宮青琉,用盡一切辦法讓宮青琉不害怕他從而聽他解釋。

  可聽他提起葉哲修的陰謀後,宮青琉並不相信,也從沒當他是桃花仙,還當他是來路不明的精怪,是想陷害葉哲修。

  玄朗沒有辦法改變宮青琉的想法,只得退而求其次,希望宮青琉能當他是朋友,遇到任何事需要求助都要來找他幫忙。

  宮青琉見他態度真誠,便答應了他。

  後來的日子裡,玄朗忍著心痛,不管宮青琉是開心的訴說,還是因為與葉哲修的小口角而傷心的向他訴苦,玄朗都一一傾聽,無悔的陪伴著宮青琉,甚至眼睜睜看著宮青琉穿起一身大紅喜服,開開心心的嫁給了葉哲修。

  直到那一日,許久沒出現在桃花樹下的宮青琉來了,但卻是被人用步輦抬來的,她說,成親不過三天,她便得知了葉哲修與妹妹的私情,她悔恨當初不信玄朗的話,如今卻誤了自己的終身。

  「你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虛弱至此?」

  「葉哲修將我軟禁起來,日日由心理上折磨我,我這才知道失去自由後最讓我傷心的,並不是失去葉哲修的愛,而是失去了再見你一面的機會。」

  「現在你見到了,你要保重自己。」

  「我不行了……這些日子,我日日向葉哲修叫囂著想得回自己的自由,他卻狠心的不如我願,直到我把自己氣得病發,他也不曾請大夫來診治我。」

  「我帶去你看大夫。」

  「太遲了,我雖然不像你一般是仙,但也知道自己大限將至,於是我請求葉哲修,看在我曾經愛了他那麼多年的分上,請他完成我的願望,我希望能死在桃花樹下,葉哲修終於答應我,讓人把我抬到桃花樹下,等我死了才准再抬回去。」

  這是玄朗能記得的最後一件事,他的記憶還很片段,他能記得自己是桃花仙,卻不記得自己是被誰點化而修煉成仙;他記得有關宮青琉的事,但卻不記得宮青琉逝世之後的一切。

  只記起了他經過一段冗長的沉眠,再醒來,便是遇見洛雲汐的時刻。

  想起了這一切的玄朗,沉重的闔上眼,宮青琉死前說她終於看清了自己的心,發現自己早已少不了他,她愛上他,但她領悟得太遲,只希望自己還能有來生,讓她將來生交付予他。

  誰說草木無情,他頰邊滑落的是真實的淚,即便她已經成了洛雲汐回到他身邊,他還是記得失去她時的心痛。

  洛雲汐醒來時第一眼看見的,就是玄朗的眼淚,她抬起手為玄朗拭去,看見玄朗望向她,露出了又驚又喜的神情。

  「雲汐,你終於醒了。」

  「你怎麼變得這麼樵悴?我睡了很久?」

  「三天三夜了。」

  「原來睡了這麼久啊!難怪我覺得睡得好飽,精神好好,好像一次得到了充分的休息一般。」

  「說什麼精神好?你要不要瞧瞧自己的臉色。」他心疼不已。

  「你放心,我沒事,你擔心得哭了嗎?」

  玄朗知道洛雲汐一直介意著宮青琉的事,老實告訴她他所記起的一切或許能讓她釋懷,但玄朗又不禁想,若將一切告訴她,會不會反而推開她。

  她是人、他是仙,人仙殊途,他們能相守下去嗎?

  洛雲汐想坐起身子,卻因為在床上躺了三天而顯得有些吃力。玄朗幫忙扶起她,讓她好好的靠坐在床頭,這才伸手順了順她的發,笑著安撫她。

  「是啊!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能醒來就好。」

  「噯!玄朗,我昏去前看見桃花開了,是真的還是夢啊?」

  「是真的,桃花全開了。」

  「好玄奇的桃花樹啊!前一刻還一個花苞也沒有,怎麼就突然開花了?」

  「那桃花樹原先是病了,那一刻……他剛巧痊癒了。」

  「哦,你見到那桃花仙了?」

  「嗯,他很感謝你治好他。」

  「那桃花仙真的是男的?」

  玄朗見她一臉好奇,身子好像真的無礙了,這才放心的露出笑容,他挪到了洛雲汐的身邊,攬著她讓她靠在他懷中,將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輕輕摩挲。

  「是!真是男的。」

  「那定是一個美男子吧!和你相比如何?」

  「自然是我俊美多了。」

  「你啊,還真有自信。」

  「當然有自信,我若不是這麼俊美,你怎麼會這麼喜歡我呢!」

  雲汐嘟起嘴抗議,虛弱的拳頭在玄朗胸膛上輕輕落下一拳,「我才不是看你俊美才喜歡上你,你變成醜八怪我也喜歡你。」

  「哦?那如果我是妖怪呢?很醜、很醜的妖怪?」

  「當然還是喜歡,來日我變老了,我也會變醜。」

  「那如果我是仙呢?俊美無儔的仙?」

  「我不希望你是仙。」

  「為什麼?」

  「我不希望自己在你面前逐漸老去,如果你是仙,最好別來招惹我,要不然到時要推開你,我會很傷心的。」洛雲汐發出滿足的喟歎,雙臂摟住玄朗的腰,聞到他身上有一股好聞的香氣。

  讓人聞了神清氣爽,好似真能驅散身體的不適。

  「你的身上幾時有這種香氣了?淡淡的,帶著點桃花香。」

  洛雲汐露出了舒服的微笑,好想倚著玄朗的胸膛好好睡上一覺。

  聞言,玄朗的笑意凝結在臉上,只因他聽見了他最害怕的事,那是仙力所散發的香氣,因為他是她不願相守的仙……

  第6章(1)

  與玄朗兩情相悅後,小倆口的感情瞬間加溫,就幾乎是焦孟不離的兩人,如今更是再也拆不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