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頁
  這回陪伴著她的是心意相通的戀人,洛雲汐尋回了自信,對自己所培育的新品種牡丹也有了信心。

  玄朗曾經想過以仙術幫忙洛雲汐,可即便記起自己是桃花仙,不只能與植物溝通亦有能治癒植物的能力,但最重要的是,他還沒記起怎麼使用仙術。

  上回的丁香的確是他治癒的,但當時他只是想著讓丁香復活洛雲汐便不會傷心,憑著本能治癒了丁香,但從那次之後,不管他怎麼試,就是沒辦法再使用一次仙術。

  或許是感染了洛雲汐的心情,最後一株還存活的牡丹終於結了花苞,在第十五天,那株牡丹終於開花了,如洛雲汐所願的開出了靛色牡丹。

  在發現牡丹開花的那一刻,洛雲汐高興的抱住了玄朗。

  直到此時玄朗才想通,即便他記起了怎麼使用仙術,也不能用來幫她培育牡丹,因為這樣便不是她自己的成功,唯有她自己培育,使之開花的牡丹,洛雲汐的成就感才是真實的,也最開心。

  今年的花會,自然是洛雲汐帶著靛色牡丹去參加,洛成為洛雲汐雇了馬車,由玄朗陪著她前往京城,參加由三王爺東方立為主審的花會。

  花會會期一共五天,這五天裡,獲得邀請的各地匠人都會帶著自己培育的花來參與花會,洛雲汐及玄朗住進了花會舉辦期間為所有匠人安排的住處,是一個擁有一廳二房的小院落。

  雲汐培育出靛色牡丹的消息傳遍了整個花會,讓花會尚未正式開始,洛雲汐的牡丹便成了眾人的焦點。

  當朝皇上、王爺都甚愛牡丹,洛雲汐培養出了新品種的牡丹當然受到矚目,洛雲汐的小院落訪客絡繹不絕,都是借由恭喜她想一睹靛色牡丹風采的匠人。

  然而,似乎是不想讓洛雲汐的牡丹專美於前,傳出最後一批入住的匠人中,也有人帶來了一株已結了花苞的新品種牡丹。

  雖然那株牡丹不若洛雲汐的已經開花,但因為同樣是新品種的牡丹,還是受到關注。

  花會當日,當玄朗陪著洛雲將牡丹送進花會指定的花房,洛雲汐絕對想不到,那個抱著已結苞的新品種牡丹隨她之後走進花房的,會是她那個兩年不見的大哥。

  竇仲胥帶著新品種牡丹來到花會時,聽說了此回參加花會的還有另一株新品種牡丹,他壓根不曾想到那名匠人會是他以為已經死了兩年的妹妹。

  竇仲胥將牡丹放上花架,轉身望向洛雲汐時,臉上陰沉的笑容根本不是一個哥哥該給妹妹的笑容,「竇雲汐,你好狠的心啊!」

  洛雲汐膽怯地握住玄朗的手,躲在他身後。「我已經不是竇家人,我現在姓洛,洛雲汐。」

  「你果然就是一個沒良心的人,當年一走了之,讓爹娘及我收拾你留下的爛攤子,現在居然連自己的姓氏都不要了。」

  玄朗聽出眼前這個人便是洛雲汐的親大哥,那個兩次無情的把她推進不幸的婚姻的推手之一,看見竇仲胥竟還想上前再以言語要脅洛雲汐,玄朗攔住了他,臉上帶著的雖然是溫文的笑,但言語沒有溫度,猶如寒冰。「雲汐現在是我的人,所以,我也該稱你一聲大哥才是。」

  一開口就稱他大哥,但竇仲胥感受不到對方的一絲善意,他本就不對這個妹妹存有感情,自然說出口的話也十足輕蔑。

  「你還是跟過去一樣,輕易的就能勾搭上一個男人,只是這回長得體面許多,但這身衣裳看來沒財沒勢,能滿足你嗎?」

  玄朗不能容許竇仲胥口出惡言,喝斥他,「雲汐的兩次親事都是你爹娘安排的,你怎能說出如此粗鄙的勾搭二字!」

  「看來你知道自己想要的女人不但守過寡還和另一人有了婚約……不意外,她總能讓男人為她死心塌地,我勸你看好她,可有人被她逃婚還等不著自己的小妾呢!」

  竇仲胥說完了這些難聽的話後,本想囂狂離去,卻在轉身時被洛雲汐喊住。「等等!」

  「還有什麼事?」

  「你這株新品種牡丹,是依著我的手記培育出來的吧!」

  「你以為竇家的綠手指只有你一人嗎?這自然是我自己培育出來的,與你無關。」

  「大哥,我之前培育的是失敗品,這株牡丹開不了花的,我勸你帶著這株牡丹離開花會,以免到時丟臉。」

  「你太看得起自己,這株牡丹不是出自你的手筆。」窶仲胥再次聲稱牡丹是他自己培育的之後,便沒再理會洛雲汐走出花房。

  牡丹既已開出了花苞,又怎麼可能不開花?雲汐留下的手記的確記載了不少培育牡丹的方法,他花了不少時間試了每一種,就只有一種開了花苞,以花苞看來,他的牡丹開花後花朵甚至比洛雲汐的牡丹開得更大,他確定他的牡丹培育成功,而雲汐會這麼說,只是怕自己的牡丹與她比美,想騙他離開而已。

  兩年前,爹娘把她許配給了晉泉縣的一位姓卜的富賈,想不到她當夜就跑了,還傷了卜老老。

  她落水失蹤後,卜老爺找上門來,要他們退還采禮,竇家彩禮都收了哪有再吐出去的道理,自然不肯,還怪卜老爺把人逼死了,該給他們竇家一個公道。

  卜老爺自知理虧,最後只好放棄,但雲汐原先守了望寡的夫家宋家,本就怪罪雲汐沖喜不成還剋死了自家兒子,得知雲汐才守了兩年寡便再嫁,於是處處找竇家麻煩,把竇家逼得走投無路。

  最後,宅子賣了,地也賣了,他們一家搬進了一處破宅子,本就出身農戶的窶仲胥後來到晉泉縣最有名的花匠園子裡工作,因而認識了園子主人的女兒,得了她的青睞入贅日子這才好過了些,他的父母也才不至於三餐不繼。

  但他畢竟是入贅,在岳丈、妻子面前根本抬不起頭,此時想到了當初舉家搬遷時整理了雲汐的房間,找到一本她留下的手記,裡頭記載了她培育牡丹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