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頁
  竇仲胥依著手記終於培養出新品種的牡丹,並藉著這牡丹取得了參與花會的資格,所以,他怎麼可能因雲汐的說幾句就輕易離開?他要得到花魁,在岳丈及妻子面前得以抬頭做人。

  既然雲汐沒死還出現在花會上,竇仲胥怎麼可能輕易放過她,見她有了歸宿,竇仲胥當然不會讓她好過。

  花會的第一天傍晚,此次花會的主辦人三王爺東方立設宴款待所有匠人,席次以顏色做為區分,代表的是他們在花會中的地位。

  洛雲汐是代洛成而來,被安置的自然是在洛成過去的階級地位,入座金字席。而像竇仲胥這種初出茅廬,被安排在青字席。

  玄朗比洛雲汐稍遲一些入座,是因為他去打聽消息,玄朗一笑桃花開的本事讓他在花會的匠人中有了好人緣,很快便為洛雲汐打聽到關於竇仲胥的事。

  洛雲汐聽完了玄朗打聽回來的消息不禁歎息,她早知道以爹娘及大哥的性子,根本守不住曾叔公的家產。

  「當年我娘懷著我,跟著我爹到晉泉縣依親,他們誤以為曾叔公十分富有,怎知到了晉泉才知道,曾叔公是有幾塊肥沃的地沒錯,多年來生活不予匱乏是因為他們很辛勤耕種,但因為老家的宅子及地都賣了,我爹娘無法回鄉,最後還是留在晉泉,曾叔公在世時他們還肯好好耕作,曾叔公一不在,他們便好吃懶做了起來,把地租給人耕作自己收田租過活,他們會有今日,我並不意外。」

  「這個花會不是所有花匠都可以參加,洛叔是因為了一株牡丹才能年年受到邀請,你大哥原先是名不見經傳的無名匠人,若不是靠你的手記培育出牡丹也不可能受邀,但他不知道結了花苞那株牡丹不一定能開花,而且他的牡丹可能撐不完花會會期。」

  「他不犯我我便不犯他。我既然已離開竇家,就沒想再回去,自此,我會當他是陌生人。」

  此時,外頭傳來了通報聲,宣告三王爺駕到,身著常服但個個佩帶長刀的侍衛率先來到,在宴會之地四周團團圍起護衛,四名容貌姣好的侍女在前領路,四名僕侍抬著珍珠步輦,把東方立給抬了進來。

  這樣的排場,與會的匠人不管看過多少次還是讚歎不已。

  尤其是那頂珍珠步輦,那可是皇上欽賜,象徵東方立在皇上面前的地位。東方立一入座,眼光便往金字席飄了過來,停在洛雲汐與玄朗身上,似十分驚黑艷。

  玄朗蹙了眉,總覺得這個王爺色迷迷的,而且似乎是看上洛雲汐。他刻意挺起身子,擋住了東方立望向洛雲汐的視線。

  然而,玄朗發現東方立不但沒有因此而惱怒,反而仰天大笑起來,看得玄朗一頭霧水。

  「雲汐,你要小心那個王爺,我總覺得他色迷迷的一直望著你。」

  洛雲汐聞言偷偷由玄朗的身後探出頭去,發現東方立的視線的確是往這裡望過來,只是……她怎麼覺得東方立盯著的人好像不是她。

  東方立愛花更愛美人,若是花與美人可以共賞,那便是人生一大樂事,舉辦了花會多年,如今能在匠人中得見這樣一個美人,怎不讓東方立看了心曠神怡、笑容滿面?

  東方立站起身,所有匠人也立刻跟著站起來,就聽見東方立開心的宣佈,「本王在此敬各位一杯,感謝各位的參與,為本屆花會增光。」

  東方立率先飲了一杯,餘下匠人則是先行了一禮才喝下自己杯中的酒,在東方立坐下後指示之下,才又一一回座。

  只是洛雲汐才剛坐定,就又聽見東方立指名——

  「長嶺縣洛氏匠人何在?」

  雲汐立刻站起福身,恭敬回答,「民女在。」

  東方立雙眸一亮,立刻堆滿笑意,「原來培育出靛色牡丹的匠人是位姑娘,本王可有幸得知姑娘芳名?」

  「回王爺,民女洛雲汐。」

  「雲汐?好聽,好聽,那你身旁的人是?」

  玄朗立刻站起身,滿是佔有慾的牽著洛雲汐的手,要讓東方立死心。「回王爺,草民墨玄朗,並不是匠人,而是隨著雲汐前來,是雲汐的未婚夫婿。」

  未婚夫婿?他們才剛彼此傾心,怎麼他就突然成了她未婚夫婿了?洛雲汐望向玄朗,他沒回望她,卻收緊了手暗示。

  洛雲汐對於玄朗這麼介紹並沒有感到不開心,知道他是因為懷疑東方立對她有意而吃醋才這麼說,這麼一想,讓她心頭發甜,自然聽話沒再說話。

  「哦,原來已經名花有主了啊!」

  「是,雲汐已與草民訂親。」

  東方立並不在意,露骨的視線還盯著兩人不放。「本王口中的花……並不是你想的那朵。」

  玄朗疑惑地皺眉,不明白東方立指的是什麼,自然無言以對。

  東方立沒再接著說,便讓兩人入座,接著又指名另一人,「本王聽說此回晉泉一名匠人也培育出新品種牡丹,這位匠人何在?」

  竇仲胥立刻站起行禮,「回王爺,草民竇仲胥。」

  「真巧,竇匠人也在今年培育出新顯種牡丹,碰巧也是靛色牡丹,只是……還未開花?」

  竇仲胥根本沒想到今年花會會有人搶了他的風采,看東方立的意思好像對他有所質疑,他可得先發制人。「回王爺,草民估算過,花會結束前牡丹就會開花,能趕得上最後一日的花魁競賽。」

  洛雲汐與玄朗相視一眼,最後洛雲汐搖頭歎息,竇仲胥想要強佔她的研究成果,至少也得經過嘗試,真正看見牡丹開花了再參與來年的花會,也不至於來花會自取其辱。

  東方立一直留意著洛雲汐及玄朗,洛雲汐這小小的表情當然沒逃過東方立的注意,那可不是同樣培育出靛色牡丹的同行相嫉而已,他猜測洛雲汐與竇仲胥之間定有什麼故事,所以刻意挑起它。

  「竇匠人,別怪本王多疑,花種、顏色千百種,怎就你與洛匠人都垗了靛色牡丹來培育?在本王的眼中,看到已開花的才算成功,未能開花的……只是效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