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頁
  「墨公子,說來……你與國師是不是有什麼關係?還是……墨氏都出美人?」玄朗實在不喜歡東方立的眼神,而且為什麼他覺得東方立這句話聽來像是在調戲他及墨無垢?

  他看了看洛雲汐又看了看東方立,難不成……東方立有興趣的人並不是洛雲汐,而是……玄朗打了個冷顫。

  「王爺,你老毛病又犯了。」墨無垢什麼也沒說,但也像什麼都說了。

  東方立聞言收斂許多,再開口也少了輕佻的語氣。「墨公子,即便賭輸了,本王還是希望能聘雇墨公子到王府為我照看花房。」

  東方立的眼神太邪惡,玄朗看了就覺得不舒服,自然不會管應。「謝王爺厚愛,但草民真不是花匠,無法照看花兒,只怕會害了王爺花房裡的名花。」

  又一個軟釘子,但東方立可沒就此死心。

  宴會後,玄朗帶著洛雲汐回居處準備打理好行囊,明日一早就起程返家,在臨離去時,被墨無垢攔了下來。

  「玄朗,你要小心東方立。」

  「我看出來了,他要的不是雲汐,是我。」

  「是,東方立位高權重,府中的姨娘侍妾比皇上的妃嬪還多,其中不乏男子。」

  洛雲汐這下終於明白東方立那邪惡的眼神代表什麼,她緊緊的握住玄朗的手。

  感覺到她的害怕,玄朗也收緊了手回握她。

  「我不從,東方立還能綁了我不成?」

  「除了那蜂巢裡的小倌,有哪個男子甘心成為另一名男子床上的玩物?他王府裡的男妾也都是強搶來的。」

  「我自會小心,倒是你,我看他對你的興趣也很太。」

  「你這是擔心我嗎?」墨無垢真是好了瘡疤忘了痛,玄朗剛對他好些,他又不正經起來,討人嫌了。

  「墨無垢!」

  被玄朗狠戾的眼神一瞠,墨無垢老實起來,「你放心,他對我早放棄了,就是嘴上不饒人還想佔我便宜,他對我不是真心的,我二十年的國師生涯早把他的色心消磨殆盡。」

  「二十年!所以你真是百歲人瑞?」洛雲汐知道墨無垢已任國師多年,只是她不知道竟有二十年!他這青春永駐的本事,連洛雲汐都想學。

  「小丫頭,我何止百歲而已,我是真正的仙人,難不成你以為我是神棍?」

  「雲汐不敢。」

  「不敢?你只敢以為我想搶了你的未婚夫婿。」

  「墨無垢,你再要欺負雲汐,我不饒你。」

  「好好好!真是無情,虧我還想收你為徒呢!」

  原來墨無垢的執著是為了收玄朗為徒?洛雲汐鬆了口氣,這個小動作看在墨無垢的眼裡,他十分擔憂。

  「洛雲汐,我問你,你是不是向來覺得自己很健康,最近卻是氣血虛弱?你過去是不是有綠手指,近來發現自己的綠手指已經失效了?」

  「這……」

  「看你的表情我便明白是了,玄朗,你們繼續在一起的後果,是你不願意見到的,你自己考慮清楚,與我一起退隱的提議,永遠都有效。」

  第7章(1)

  墨無垢說的沒錯,東方立對玄朗的執著果然沒有放棄,花會結束不滿十五日,洛家便來了宣旨的人。

  聖旨要洛雲汐前往東方立的王府,為皇帝照顧一株十分珍貴的牡丹,那是皇帝讓東方立由民間尋得的名花,一等牡丹開花便送入宮中,洛雲汐的工作才算告一段落。

  儘管玄朗明知道東方立肯定策劃著什麼陰謀,但他還是不得不讓洛雲汐前往王府。

  洛雲汐住進王府雖然忐忑,但經過七日,相安無事,她漸漸放心下來。她想,這回來到王府並不是東方立的陰謀,而是皇帝原就屬意由她來照顧牡丹吧!

  皇帝要她來照顧的是一株品種為「二喬」的牡丹,洛雲汐第一次見到這株牡丹時已經結了花苞,只是二喬向來是同株同枝,可開一紫一粉二花,但洛雲汐奉皇命照顧的二喬,竟只有一個花苞。

  洛雲汐照顧二喬多日,今日終於得見二喬開花,是一朵半是紫紅色半是粉紅色的牡丹,並蒂牡丹已是十分稀有,二色同在更是珍上加珍。

  然而最讓洛雲汐開心的是,牡丹既然已經開花,表示她可以回家了。

  可這一夜,她卻被請至王府私設的牢房,洛雲汐知道自己不進也會被押進去,只得隨著領路的侍衛走進牢房,沒想到卻看見竇仲胥被鏈在牆上,遍體鱗傷、奄奄一息。

  「太哥,你怎麼在這裡?」

  「他培育出的牡丹不爭氣也就罷了,還害本王白白損失了一個得到玄朗的機會。」

  洛雲汐望向坐在一旁、觀刑許久的東方立,感到無比的憤怒,她雖然恨她的爹娘、大哥,但想著自己離開竇家與竇家再無瓜葛便好,不曾想竟看見大哥被如此凌虐。

  「與玄朗打賭是王爺自己的意思,怎能怪罪我大哥?」

  「他沒有真正培育出牡丹卻借此聲名來參與花會,是他詐騙在先。」

  竇仲胥連呻吟的聲音都快發不出來,看來好似隨時會斷氣一般。

  「所以王爺就動用私刑,將我大哥打成這樣?」

  「洛雲汐,本王這可是大發善心,讓你大哥能見你最後一面,你要不要聽聽他的遺言?」

  洛雲汐咬著牙,她的第一個婚約,是爹娘定的,第二個婚約,是大哥慫恿的,她怎會想聽大哥的遺言?可見他被凌虐至此,她又不忍心。

  「大哥,你說吧!」

  「玄朗他……是妖怪。」

  洛雲汐對竇仲胥本已心軟,聽他這麼說又讓她由心頭湧起怒氣,「大哥,你死到臨頭還想污蔑玄朗?自以為培育出牡丹是你自己的錯,你要怪罪玄朗指證你嗎?」

  「雲……你記不記得那天晚上……有人潛入你的房裡……擄走了你……」

  這是她的夢,為何大哥會知道?

  「那天……我讓人擄了你……要把你送回卜府……但玄朗追了上來……用妖術把你救了回去……」

  洛雲汐對這個說法嗤之以鼻,她不明白,大哥難道就這麼恨她,要說這樣的話來挑撥她及玄朗之間的感情不讓她得到幸福。「玄朗他怎麼可能是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