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頁
  「他是妖怪……他讓榕樹的氣根像八爪魚一樣抓住我……」

  「真是如此,這事怎麼沒有傳出來?」

  「卜府的兩個人都嚇得得了失心瘋……我……被王爺抓來……」竇仲胥說到了這裡,激動得咳出了鮮血,好像那晚的經歷還折磨著他,讓他十分恐懼。

  洛雲汐想起了玄朗能與植物溝通、想起了那株突然痊癒的丁香,也想起了作了那個惡夢的隔日一早,房裡的擺設雖然相同,但她還是覺得有些不同。

  發現自己真信了竇仲胥的話,洛雲汐暗罵自己,她怎麼能被大哥輕易幾句話就懷疑起玄朗?

  「你說的話太匪疑所思,我不相信你。」

  嘔血的竇仲胥已經說不出話來,要不是雙手還吊在牆上,想必整個人早已癱倒在地。

  東方立眼見窶仲胥無法說服洛雲汐,他使了個眼色,獄卒又開始鞭打起竇仲胥。

  見竇仲胥連哀叫聲也喊不出來了,洛雲汐看了心急,出聲制止,「夠了!他是詐騙,但罪不致死吧?」

  「我東方立要人死,還不容易嗎?」

  「王爺讓我大哥說謊,不就是希望我得離開玄朗嗎?我不信他,他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王爺放了他吧!」她明白愛情沒有先來後到,但她明白愛情是不能強求的,玄朗愛的人是她,那是東方立無法改變的。

  「這些話是本王刑求出來的,不是本王讓他說謊,不過,本王的確也不相信竇仲胥的話,本王只是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或許你信了就會離開玄朗。」

  「要讓王爺失望了,我不會離開玄朗。」

  「洛雲汐,你離開了便好,本王不會為難你,可惜的是你不離開,那麼本王就必須要有不一樣的手段了。」

  「除非殺了我,否則我不會離開玄朗!但我是皇上下旨來王府照顧牡丹的匠人,我若死得莫名其妙,王爺如何跟皇上交代?」

  「可如果……牡丹突然枯萎了呢?」皇上可是交代了要好好照顧那株二喬,不得有誤。

  「你……」洛雲汐話說完,獄卒又鞭打起竇仲胥,她只能眼睜睜看著竇仲胥無力地承受著鞭打,直至氣息全無。

  「大哥!」

  「把洛雲汐關押進牢房,等候皇上發落。」

  「是!」

  洛雲汐被拖離開時,別過臉不忍再看竇仲胥的屍首,她知道竇仲胥詐騙是該付出代價,但她也知道他若不是她大哥,不可能會因為詐騙而死於非命,這一切都是東方立刻意所為,為的是要佔有玄朗。

  看著洛雲汐被拖進牢房,東方立露出陰惻惻的笑寶,洛雲汐的命不值錢,她存在的價值只是為了讓他能控制玄朗,所以,他不會把此事鬧到皇上面前,他只需讓玄朗知道此事便可。

  洛雲汐因為照顧牡丹有失,可能被皇帝問罪的消息傳回洛家時,洛成及楊素錦急得有如熱鍋上的螞蟻,卻不知道該怎麼救洛雲汐出來。

  洛成不明白,洛雲汐可是有綠手指之名,就算她沒有這能力,她腦中養護花卉的知識,也不可能讓她短短幾日之內就能把棟牡丹給照顧得枯萎瀕死。

  而玄朗卻很清楚東方立在玩什麼把戲,他是在逼他前往王府,做為交換條件換取洛雲汐免死。

  玄朗不想讓東方立計謀得逞,洛成也想親自看看那株牡丹是不是還能救回,所以玄朗跟著洛成匆匆忙忙的趕到京裡去求見東方立,卻被東方立擋在門外,用的理由是,那是要獻給皇上的植栽,不是什麼人想看就可以看。

  在走投無路之下,玄朗讓洛成留在客棧等他,而他則前往王府,求見了東方立。

  玄朗被王府的人領著到了花房,玄朗走到花房深處,看見東方立就等在那裡,他的身旁放置著名貴的牡丹二喬。

  「你果然準備了兩株牡丹。」萬物皆有靈,玄朗看著枯萎的牡丹花靈奄奄一息,難掩不忍,「為了達成目的,你竟不惜害死這樣一株名貴的牡丹。」

  「這是為了與你談條件,你若應了,獻給皇上的會是完好的牡丹,你若不應,則是這株枯萎的牡丹。」

  「你當真以為你做這事沒有事跡敗露的一天?」

  「玄朗,你不明白皇上有多重視本王,先皇沒有留下遺詔立下儲君,當時所有皇子都經歷過奪嫡之爭,是本王用親衛軍一路將皇上保上皇帝寶座,所以皇上會讓本王予取予求。」

  玄朗不想屈服於此人的淫威,但他的手上有洛雲汐,他只能處處受制,「我要你放了雲汐。」

  「玄朗,你很清楚本王的目的,乖乖留在本王身邊,洛雲汐就會沒事。」

  玄朗明明是一個桃花仙,卻得受人類箝制,一時之間他竟想不到方法可以帶著他心愛的女子離開。

  玄朗不相信自己沒有辦法逃,更不相信自己已經走到了絕境,但不管他有什麼打算,都得先救出洛雲汐。

  「我留下來,你放雲汐離開,而且,我希望能親眼看著她離開。」

  東方立達到目的了,自然不會為難洛雲汐,他走到玄朗的身邊,伸長手臂攬住玄朗的肩,「你留下來,本王便誰也不為難。」

  片刻後,玄朗在後門的暗處看著,看著一臉不解的洛雲汐被送出王府,還不放心地懷疑東方立的用心。

  「王爺打什麼主意?他竟放了我?」

  「你去悅來客棧與你義父會合,就知道為什麼了。」侍衛只回了她一句王爺交代讓他為玄朗轉告的話,然後重重的關起門。

  玄朗看著洛雲汐離開,他重重闔起眼忍著心傷,他會逃、會想辦法離開這個地方,至少也得等到他完全想起怎麼施術,到時,他會想辦法帶著洛雲汐遠走高飛,那麼東方立便再也威脅不了他。

  「玄朗,本王終於得到你了。」東方立托起玄朗的下頷欺近他,即將四唇貼合前,玄朗別過臉去,讓東方立撲了空。

  「我只答應留下來,沒答應讓你碰我。」

  「你會答應的,玄朗。」東方立沒有因玄朗的拒絕感到失望,他出身皇室,男女歡好所需要的媚藥種類之多,是玄朗無法想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