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頁
  「這就是靈芝無法拔除的原因?」

  「是,但後來玄朗變得越來越虛弱,他陷入沉眠後便開不了花,最後桃花樹甚至開始漸漸失去生機,我知道再這樣下去玄朗會枯死,於是,我想到一個辦法。」

  玄朗沒想到洛雲汐竟會做出這樣的選擇,選擇犧牲自己。「你為什麼這麼傻?你知道你想做的事會害死你自己嗎?」

  「所以你要我眼睜睜看你死嗎?」

  「我寧可死的是我!」

  「那你憑什麼認為我不會這麼想?」

  洛成見小倆口竟然吵了起來,他出聲制止:「好了!都什麼時候了,快說清楚,為什麼你們開口閉口都是死不死的?」

  洛雲汐闔上眼,做下那個決定是她心中最深沉的痛楚,可為了玄朗她不後悔,她願意用自己的性命換他的。

  「玄朗甩他的仙力護住我的靈識,我才得以化為靈芝陪在他身邊,但玄朗因為失去仙力日漸虛弱,所以我必須轉世為人,將我身上玄朗傳給我的仙力以精血還之,而後,我遇上一個機會,一名懷著死胎的婦人來到法嚴寺,很快的她就會發現胎已死需要引產,於是我引誘她食下靈芝,才得以由那名婦人的胎中出世。」

  「可你原先並不記得前世的事啊!」

  「未曾喝過忘情湯,我亦以為轉世後會記得一切,或許是成長的日子太長讓我不記得前世,所幸天可憐見,讓我在醫治桃花樹時受了傷,鮮血滴落在桃花樹樹根上,這才讓玄朗甦醒過來,百後隨著我與他幾乎日日一起工作,我身上的仙力便一點一滴的隨著精氣被玄朗給吸了回去。」

  「如果仙力全還給了玄朗,那雲汐你會……」洛成聽了宮青琉得以存活的原因後,推測出若仙氣不在了將會發生什麼事。

  「我將會消失於無形。」

  「這怎麼行啊!」楊素錦一聽到洛雲汐說她將遭遇什麼情形,上前抱住了洛雲汐,她是這麼好的姑娘,今年才十八,上天就要收了她的性命嗎?

  「所以我一直要你們不該在一起,你們卻是不聽。」不請自來的訪客聽見了一切,說完話後便是一聲歎息。

  玄朗看見了墨無垢向他走來,然後扶著他的手臂讓他起身。

  「徒兒,這回你該想通了,隨師父退隱修行去吧!」

  「你是當朝國師,如何退隱?」

  「我本命注定要為此皇效力二十年,如今二十年之期將屆,我原就打算退隱修行,或是雲遊四海。」

  「退隱修行,雲遊四海……」

  「是,隨我離去吧!洛雲汐的本體已經十分虛弱,如今任何人都能拔除那株靈芝,我會尋一處地方為你們兩人移株,只要你離開洛雲汐,那剩下的一點仙力不會再回歸,她便會保住她的靈識活下來。」

  「不!玄朗,我不要你走!」洛雲汐明知道自己會失去性命,但她不怕。

  「雲汐,我們之間的每一個吻、每一次結合,都是在取你性命,所以我得走,我得永遠離開你。」

  「我不同意。」洛雲汐斷然否決他的決定。

  玄朗下定決心,他抬起手指落在洛雲汐的眉間,洛雲汐便發現自己像被凍結一般,動不了身子、開不了口。

  「雲汐,你會同意的,因為你再也不會記得我。」

  洛雲汐只能在心上吶喊著她不會忘記,抗拒著那股似要由她腦中取出什麼的力量。

  玄朗施了術,看著洛雲汐對他的怨懟,他想跟她道歉,明知道她會忘,還是向她請求她的原諒。

  「我知道你怨我這麼做,但這是為了你好,雲汐……」

  既然要忘,就得讓洛成及楊素錦也一起忘,墨無垢同樣施術,就見洛成及楊素錦被洗去記憶後兩眼無神空洞,像兩個人偶一般呆立著。

  「趁他們回神之前,我們走吧……師父。」

  墨無垢點了點頭,正要領著玄朗離去,看見洛雲汐的眼神時,讓墨無垢一驚!

  這該是怎樣的羈絆啊!

  「等等,讓我再對洛雲汐說幾句話。」

  「如今說什麼她都聽不見,也不會記得。」

  「讓我說吧!這是一個了結。」

  玄朗既然認了墨無垢做為他的師父,就會聽命,「是,師父。」

  墨無垢走到洛雲汐面前,一字一句的道,希望洛雲汐聽個清楚。「宮青琉、洛雲注,你付了這麼大的代價轉世就是要玄朗活下來,那麼就別忘了你轉世的目的,只有你好好的活著,玄朗才會活著,你死了,他不會獨活,所以未來即便相隔兩地、即便一世相思,你都要接受,莫要想成玄朗是為了保住你的性命而分離,何不想成是你為了保住玄朗的性命而分離?」

  洛雲汐的雙眸因為墨無垢的話而淌下眼淚,而後漸漸的……由悲傷轉化為一雙無神且沒有溫度的眼眸,直到墨無垢及玄朗離去,都不曾再染上其他情緒。

  洛家的園子休息了幾天重新開放,也曾有人問起玄朗,但在洛成他們一家人的記憶裡,玄朗好似只是洛雲汐多年不見的表哥而已,因病短暫依親後,如今病癒就離去了。

  只是每每有人提到玄朗,洛成及楊素錦總是覺得悵然,卻說不出這股感傷所為何來。

  而洛雲汐更無情,彷彿本就是個多年不曾聯絡的遠房親戚,會幫助他也只是僅僅做為親戚道義上的責任罷了,如今人走了,便不在意。

  洛雲汐參與花會得了花魁,自然為洛家園子增光不少,所以洛家園子生意越來越興隆,而洛雲汐旺家旺夫的名聲也不脛而走。

  於是又有媒婆上門來提親了,只是洛雲汐不再用借口推拒,反而誠實說出她寄情於園藝,今生不做相夫教子的女子。

  在不知名的地方,這是個玄秘的幻境,它存在於世上,但沒有墨無垢的同意便沒有人能找到它。

  這是墨無垢落下結界的修仙處,是一處絕無僅有的桃花源。

  玄朗的手掌上飄浮著一個碗大的水珠,水珠裡投映著洛家的一切,玄朗就這麼凝望著洛雲汐的臉,看著她忙著園子裡的工作,抬手抹汗,不小心在額上塗上了手上的灰土,他看著她灰頭土臉的模樣,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