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頁
  爹娘不重視她在各方面都看得出來,甚至她剛滿十四歲就想把她嫁給一個姓宋的病癆沖喜,只因宋公子是個富家公子,可以換得可觀的彩禮。

  也不知道是天意捉弄還是天可憐見,她人還沒嫁過去,宋公子就病得一命嗚呼,讓她成了望門寡。

  這一守就守了兩年,也不知道算是好事還是壞事,至少她是因為沒人敢上門作媒暗自竊喜。

  但好景不常,一個大老爺在街上見了她便色心大發,一打聽到她是誰家閨女就讓人上門來提親要收她做妾,鑫娘原本還擔心宋家會有微詞,是她的大哥說服了她爹娘,說宋公子已死,誰能管她再嫁?最後,她的爹娘及大哥又收了一大筆的銀子,把她送給了晉泉的富商卜老爺。

  洛雲汐趁著卜府不備逃了,她知道自個兒的家是不能回了,留在晉泉縣城裡早晚會被抓回去,可逃出了晉泉的她走投無路,差點就淪落街頭成了乞丐,還險些在破廟裡受辱失了清白。

  逃出破廟後,她又遇上了卜府派來的家丁,她寧死不從,這才決定投河輕生。

  或許她的壞運終於到了頭,她再清醒後已被河水漂到了長嶺縣城附近,讓住在城郊的義父給救起,並收留她。

  玄朗那時聽到了洛雲汐的遭遇,恨不得能親自到晉泉縣去找到那個大老爺,狠狠的教訓他一頓為洛雲汐解氣,如今又一個媒婆上門來為一個大老爺提親,而且還是一個已經娶了三房妾室的大老爺,玄朗怎能容忍?

  「宋婆,我們當然知道宋婆是專門幫些大戶人家說媒的媒人,只是,你看看我們夫妻與雲汐的緣分不過才短短兩年,都想著能多留雲汐在身邊幾年,捨不得這麼早把她給嫁了。」洛雲汐雖然不是洛成的親生女兒,但他視如己出,怎麼也不想把洛雲汐嫁給什麼大老爺做五姨娘。

  過往的媒人大多容易被洛成這個理由給拒絕,她們明白洛成哪裡是不想給自己的義女找個好對象,怕是洛雲汐眼光高,看不上才是真的,所以也不會自討沒趣,見說不成便會離去。

  但這回的媒婆非常有耐性,也或許是因為大老爺給得起媒人禮,自然不肯輕易放棄。

  「洛老啊,你家雲汐都已經十八了,再放幾年就成老姑娘了,你不想想你們夫妻都多大歲數,還能照顧雲汐姑娘幾年?不如趁現在雲汐姑娘還年輕貌美,盡快給她找個好人家。你瞧瞧,這謝大老爺家財萬貫,他身邊不管哪個姨娘,只要跟著他,母家都是憑著姨娘的資助做起了小生意,個個如今都飛黃騰達……」

  「我這園子的生意也不錯,實在不需要靠女兒由夫家那裡拿銀子回來資助。」

  「我知道、我知道,洛老你別誤會我的意思,我知道這些年來你們兩個經營這個園子多少攢了點銀子,要養老不成問題,但能照顧得了雲汐姑娘一輩子嗎?雲汐姑娘生得這麼貌美,到時成了老姑娘隨便嫁了不是可惜?所以謝大老爺絕對是最好的對象。」

  洛成不想得罪人,若真說那謝大老爺都多大年紀了又長得腦滿腸肥,家裡已經有了四房夫人還想娶他家的閨女,肯定會讓宋婆惱羞成怒,若因此回謝府說了什麼,或是在長嶺縣裡傳出什對洛雲汐不好的謠言,到時雲汐真的嫁不出去可怎麼辦?

  洛成回頭看見也在廳裡的玄朗,以眼神示意妻子楊素錦讓她別多話。

  楊素錦雖不明白老伴打著什麼主意,但也只是回給他一個眼神,示意她知道了。

  「宋婆,其實最主要的是,雲汐還捨不得她表哥,雲汐沒有親人,好不容易尋回一個表哥,兩人才相認不過月餘,這就要她放下她的親人去嫁人,她不肯,所以說了除非表哥先成親,她才肯嫁。」

  長幼有序,洛成想他這個理由十分合理,應可暫時勸退宋婆,所以把玄朗給拉了來,成了擋箭牌。

  表哥?宋婆要幫忙說媒,自然好好打聽了洛家一番,當然也知道了玄朗的存在,方才一進屋子就看見了廳裡還坐著一個美公子,猜測這就是洛成新收留的洛雲汐的表哥。

  她是聽說過洛雲汐的表哥是個美男子,方才一見,果真傳言屬實,心裡還想著難怪洛雲汐的親生父母會生出洛雲汐這樣的美人,就連她的表哥也是個美人啊!但這個美公子如今可成了她賺媒人禮的阻礙。

  「原來,雲汐姑娘是希望表公子能先成親嗎?但表公子初來乍到,也不是一時三刻就能找到好對像……」

  玄朗一聽到有人上門為洛雲汐說媒,所以特地來探問看看情況,他打的主意是,就算媒人介紹的是個好對象,他也要想辦法從中破壞。

  結果,一聽是個年過半百的大老爺,又是打算納洛雲汐為五姨娘,他便放下心來,別說他不肯了,洛叔、洛嬸也不會肯的。

  所以後來他便在一旁悠閒的喝著茶,卻沒想到洛成突然把他拉進這渾水裡。

  不過,為了洛雲汐,這渾水玄朗可是心甘情願蹚進去。

  聽到宋婆還沒打算放棄,玄朗神情變得十分落寞,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好似想偷偷的轉身離去,卻被洛成喚住。

  「玄朗,你去哪兒?」洛成還想著玄朗能幫他的忙,一同打發了宋婆。

  「都是玄朗的錯,耽誤了雲汐的親事。」

  「我們沒這麼想。」楊素錦見玄朗一臉落寞的模樣,以為他把洛成的話當真了,現在正自責不已,連忙安慰起玄朗。

  哪知道玄朗針對的人卻是宋婆。

  「我知道洛叔洛嬸不這麼想,你們心地好,收留了我還把我當親生兒子一般看待,只是外人看來,都覺得我耽誤了雲汐。」

  外人?那想必是指自己了,宋婆的確是這麼想的,不過玄朗剛剛可沒指名道姓,若她真說了希望玄朗別耽誤洛雲汐,那玄朗說洛成夫妻倆是好心人,豈不是他們這些不認同的都成了壞心人,而且她還自己承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