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頁
  「雲汐,那花真的會說話。」

  「是是是!我信你,你幫我個忙,今天風大,稻草不好捆。」

  玄朗一聽洛雲汐需要幫忙,暫時不予理會這怪異的情況,跑到了洛雲汐的身邊幫忙。

  有了玄朗幫忙,洛雲汐很快便把稻草穩穩地紮在了桃花樹樹幹上。

  待做好一切後,玄朗幫忙把放在地上的工具一一收拾回驢車上,直到看見了生長在桃花樹樹根上的靈芝。

  洛雲汐看著玄朗一臉詫異的表情,不解的問:「靈芝怎麼了?」

  玄朗原先只是看著靈芝而已,看著看著突然捧著心口,像在抑忍痛楚般,就讓她想起她初見桃花樹時,也有玄朗這樣的感覺。

  「你是不是覺得對這靈芝有種熟悉感?會感到隱隱的心痛?」

  玄朗被說中了心裡的感覺,猛地望向洛雲汐:「你怎麼知道?」

  「我也不清楚,我初看到桃花樹也有這種感覺,法嚴寺的人也說這桃花樹及靈芝玄奇,我原先想刨除了靈芝……」

  「不,不要傷害它!」玄朗一急,語氣便有些不善,意識到自己似乎反應過度,他連忙致歉,「對不住,我……我也不知道怎麼了。」

  洛雲汐見玄朗對靈芝的保護,還因而凶她,本想發難,但看玄朗對靈芝的愛憐就像自己對桃花樹一般,便作罷。

  「我瞭解你的心情,而且二十年前,國師向法嚴寺討保了這株桃花樹及靈芝,並要寺方好生照料,我不會傷它。」

  「那就好。」

  工作結束並收拾好一切,洛雲汐拉開了一點距離看著桃花樹,桃花樹新生了不少嫩葉,已不見當時被雷劈焦黑的樣子,過一陣子等新生了樹皮後,稻草便能拆下,那麼桃樹基本上就恢復健康了。

  只是不能開花的這個問題的確棘手,她實在診不出桃花樹不開花的原因。

  總之,先將桃花養健康了,或許一恢復健康,桃花樹就能再開花了也不一定。

  隔了一段距離打量桃花樹,洛雲汐才發現這桃花樹的枝椏並不是往四方延伸,倒像是為靈芝提供了屏障、為它擋去陽光,所以全往同一個方向伸展。

  「或許,這桃花樹與靈芝真有靈性。」洛雲汐有感而發的說著。

  「你相信我聽得到那野草的話了?」

  洛雲汐白了玄朗一眼,這麼荒誕的話她怎麼可能會信?

  「不是,我是說或許這桃花樹真有靈性,它也想保護這株靈芝,你看這像不像桃花樹為靈芝擋去了日光一般?」

  「或許它們是共生共存的吧。」

  「若是如此,靈芝也希望桃花樹能快些開花吧!」

  「是啊!畢竟這桃花樹不是生桃的樹種,它的價值就只餘那開了一樹桃花的優美景致了。」

  「你放心,我會治好這株桃花樹的。」洛雲汐對桃花樹也有盼望,想見它開滿桃花的模樣。

  「你對待所有植栽都是這麼盡心盡力的嗎?」玄朗看她一臉認真的表情,忍俊不住笑問。

  洛雲汐知道玄朗多少是在取笑她認真的模樣,她很想反駁他,不知道是誰剛才還護著一株靈芝,要她不能傷它呢!

  「我是喜歡植物,但對桃花樹……我從小到大,還沒想要這麼認真去保護一樣東西。」她老實回答。

  「這桃花樹這麼得你的緣?要讓那些想追求你的男子傷心了。」

  洛雲汐睨了玄朗一眼才道:「那些來提親的大老爺,大多是已有妻室的人,我洛雲汐這輩子絕不做妾。至於其他人,由於媒婆老是說讓我嫁個好人家享福就好,何必在園子裡辛苦工作,因為我不喜歡聽這樣的話,連帶著我便不喜歡托那些媒婆來的人。」

  玄朗當然希望洛雲汐看不上那些來提親的人,但也代表了自己不在洛雲汐的考慮範圍。

  「玄朗,我想成為一名頂尖的花匠,我現在的心思全在培育新品種的牡丹上頭,不想做一個只能相夫教子的女子。」

  「所以這就是你老是拒絕上門來說媒的媒婆的原因嗎?」雖然常有媒婆到洛家來說媒,但玄朗住在洛家這一陣子玄朗並沒有遇上。

  洛雲汐知道肯定是義母對他說的。「義母讓你來做說客?」

  「當然不是!」玄朗是這麼喜歡洛雲汐,怎麼可能幫忙做說客。

  「那就好,你千萬別幫我義母做說客,我會很傷心的。」

  「因為我想把你嫁給其他男人?」他忍不住問道。

  意識到自己說錯話,洛雲汐連忙收回,「自然是啊!我才交了你這個朋友,你就急著讓我嫁出洛家,好像你不喜歡我留在洛家一樣。」

  朋友啊……玄朗苦笑起來,原來他還只是一個朋友,看來他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當然不是。你要相信我,你不嫁,我就幫你擋掉那些媒婆。」他信誓旦旦的道。

  第3章(2)

  洛雲汐對玄朗道謝,重重的歎了一口氣。「我也知道義母不是急著把我嫁出去,她是擔心我在家鄉遇上的事會讓我不敢再想成親的事。」

  「你在家鄉遭遇到什麼事?」

  「玄朗……你可知道,我在家鄉已經嫁了兩次了。」

  「兩次?」這一點,玄朗是真的不知道,他瞪大了雙眼,滿是驚訝。

  不過,玄朗想的不是洛雲汐已經嫁人了他得放手,而是想著,他該怎麼由那兩個男人的手中,把洛雲汐搶過來。

  「是!兩次,甚至我會來到長嶺縣,就是因為逃婚。」

  與洛家相識的人,大多以為洛雲汐是個孤兒,因為溺水意外被洛成所救,沒有兒女的洛成夫妻因為與她有緣分,便收她做義女,所以除了洛成他們夫妻倆知道以外,洛雲汐在家鄉的事一直是秘密。

  但那日洛雲汐主動向玄朗提起過去的事,所以現在玄朗也是知情的。

  洛雲汐的家鄉就在晉泉縣,離長嶺縣不遠,說來洛雲汐是個身世堪憐的女子,自小生在重男輕女的家裡,家中除了父母,還有一個大哥,她還在娘胎時娘親讓大夫把脈,都說這胎非常有可能是男嬰,哪知母親早產,原來被診斷的男胎成了龍鳳胎,而且因為早產而死的只有她那個無緣來到人世的雙生哥哥,從此爹娘更把她當成害死二哥的罪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