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頁
  「這怎麼是耽誤呢!是雲汐姑娘捨不得親人,誰都沒有錯。」宋婆想了一個借口,不讓自己成為壞人,也能表示出自己真正的想法:「不過女人家青春有限,表公子或許該勸勸雲汐姑娘,讓她改變想法。」

  玄朗聽到這裡,突然捧著心口咳了幾聲,雖然因為痛楚而蹙著眉,卻一點也不折損他的美貌,猶如西子捧心一般,當下就讓宋婆看得兩眼發直。

  玄朗這樣還不夠,用著虛弱的聲音說著自責的話,更顯得楚楚可憐。

  「都是我的錯,打聽到雲汐的下落就來依親,完全沒想到會給雲汐帶來困擾,雲汐想必是因為我的身子不好,擔心我,想著她出嫁了就不能照顧我,所以才拒絕了那麼多回親事。」

  這玄朗……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明明身子恢復了健康不是?可這一臉歉疚真的不像假裝,害洛成真以為自己找的借口傷了玄朗,他趕緊來到玄朗身邊,拍著他的肩安慰他。

  「玄朗,你別多想,我們沒人當你是負擔。宋婆,你瞧瞧你,話是怎麼說的,讓玄朗誤會了。」

  「宋婆真的不是這樣想的嗎?」玄朗抬起眸子望向宋婆,眼中有著無限幽怨。

  宋婆覺得自己好像真成了壞人,人家是一個生了病的美公子,自己卻還要把他往絕處逼。

  「我真不是這個意思,真的不是!」宋婆也急了,美人幽怨的眼神她看過不少,可就這美公子的眼神,令她覺得不捨啊!

  「可你方纔還說雲汐的親事被耽擱了……」

  「她的親事是被擔擱了,但不是因為你啊!」

  「所以,雲汐的親事被耽擱了是事實……都是我……是我這個生了病的廢物耽擱了雲汐,我不如病死算了……」

  見玄朗又開始自暴自棄,宋婆連忙出聲道歉,「不不不!是我不會說話,表公子別胡思亂想……」

  宋婆想了想,眼前這場混亂好似是她挑起的,不平息不行,若想賺這媒人禮,看來還得先處理好了玄朗才行。

  「這樣吧!我先幫表公子找位好姑娘,一等表公子成親了,雲汐妓娘自然便能放心出嫁了,這樣好不好?」

  「有好姑娘肯要我嗎?我兩袖清風,別說聘禮,甚至也給不出像樣的媒人禮。」

  宋婆把視線轉向了洛成,似是打著洛成的主意,玄朗又接著說:「我可不想麻煩洛叔、洛嬸,若要他們還得為我的聘禮擔心,那我寧可終生不娶。」

  終生不娶?那洛雲汐要何時才肯嫁啊!宋婆立刻接囗,「不用、不用,媒人禮我不會跟表公子收,至於聘禮……這種習俗不一定需要,人家想著的是嫁女兒又不是賣女兒,只要小倆口喜歡,哪裡一定要什麼聘禮,至多……表公子也不收嫁妝就是。」

  「不收嫁妝?那我們兩個日後靠什麼生活啊!我病得都沒辦法工作……」玄朗嚷嚷著。

  什麼?這個表公子難不成還是個病癆,連工作也不行?宋婆感到棘手,但想了想,玄朗生得這般美貌是個優勢,她腦子裡立刻有了人選,記得有幾戶大戶人家裡有些相貌平庸無奇的小姐,或許是因為家世好,不夠俊美的還看不上眼,但若像玄朗這樣的美男子,她們肯定會喜歡。

  「這……若是對方家世不錯,不需要聘禮,且附上豐厚嫁妝的也不是沒有,至少我就識得幾位小姐。」

  「真的嗎?對方容貌如何?是不是有著天仙之貌?」

  「表公子希望找的對象是美人?」宋婆小心詢問。

  「莫非你們說我生得俊美都是騙我的?所以不配找個貌美的對象?」他又哀傷控訴。

  「當然不是。」

  玄朗這才露出放心的笑容提出了他的條件,「我知道要找比雲汐美的姑娘不多,與雲汐一般美的就行了。」

  洛成及楊素錦聽到這裡,便明白玄朗是在故意刁難宋婆了,玄朗平時一臉真誠,想不到使起壞來也是一臉天真樣,宋婆還不知道自己被陰了。

  「與、與雲汐姑娘一般美?」

  「是啊!」他回得理直氣壯。「而且,我還有件事得先跟宋婆說一說。」

  「還有事?」

  「當然,宋婆要為我找對象,不用知道我的家世背景嗎?」

  「這當然、這當然,表公子姓啥?家鄉何方?家裡還有些什麼人?」

  「我姓墨,墨玄朗,如今無家可歸,家裡亦沒有親人,所以我希望未來妻子的嫁妝裡能有棟宅子,免得我們一家子得餐風露宿。」

  開了這麼一大堆條件,若她還能給他找到一門好親事,那她就不是媒婆,是月老了。

  宋婆皺著眉,直覺洛雲汐的親事她應是談不成了。

  「洛老,表公子的對象我得再好好找找,我想謝大老爺肯再等等雲汐姑娘,你們幫著勸勸,或許雲汐姑娘會改變心意也說不一定。」

  「好,我們會幫忙勸勸,但我們不會強迫雲汐。」

  「這我清楚,那我先走了。表公子放心,等我好消息。」

  「嗯!多謝你了,宋婆。」

  「別謝、別謝。」宋婆兩句別謝語音都還未落,人早就不見人影了,大概是沒想到玄朗看來柔弱,開出的條件可是強勢得很,她根本沒把握能辦好這事。

  洛成見宋婆的人影都看不見了,這才大笑起來,他坐回椅子上,搖著食指笑壓玄朗,「你啊你!我們該不會也是被你一臉真誠給騙了,其實你一肚子壞水吧?」

  「洛叔、洛嬸自然不同,我永遠不會對洛叔、洛嬸使壞的。」

  「是說……原來你姓墨啊!你想起過去的事了?」

  玄朗搖了搖頭,總不能對宋婆說出自己失了記憶的事,失了記憶又怎會記得自己是洛雲汐的「表哥」,所以他不得已才用了墨姓。「我上回夢見有人稱呼我為玄朗時其實就知道自己姓墨,只是我並不喜歡墨姓,所以才說了我不記得。」

  「為什麼不喜歡墨姓?」

  「大概是因為為我取名的人吧!」

  洛成見玄朗似乎不想明言,也不逼他。「不喜歡墨姓就不喜歡,總之我們都喚你玄朗,也不會連名帶姓的喊你,不喜歡就不要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