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頁
  「謝謝洛叔。我想去園子裡幫雲汐的忙。」

  「嗯,你快去吧!每次有人上門來說媒,雲汐就會想起過去的傷心事,你去安慰安慰她。」

  「好,那我先進園子了。」

  第4章(1)

  在園子裡沒見到洛雲汐,玄朗便想著到花房裡去找,果然就在花房裡看見洛雲汐正在照顧幾棟只有綠葉的盆栽。

  方纔一聽到有媒婆來,洛雲汐本來一臉不開心,但玄朗此時看見的洛雲汐卻是笑著的,玄朗明白,洛雲汐喜愛花草樹木,也唯有這些植物能轉換她的心情,讓她遺忘所有不快。

  玄朗走上前去,好奇的看著那幾株洛雲汐正在照顧的盆栽道:「這些牡丹不是一般種植來販售的牡丹,也不是代客種植的吧!」

  「只看到綠葉你竟識得這是牡丹?」洛雲汐的語氣中帶著讚賞,玄朗對植物的知識學得很快,好像是他失憶前腦子裡本就知道這些事,她只是提醒他便記起來一樣。

  「我識得,只可惜這些牡丹有生命卻還沒有靈性。」

  洛雲汐聞言噗哧一笑,他說得那麼玄,像客棧裡說書的一樣。「這植物有沒有靈性你又知道了。」

  「我當然知道,所有植物都有靈性,這幾株牡丹還不確定能不能養得活,若能養得活,就會有靈了。」

  這一點倒讓洛雲汐對玄朗刮目相看,這的確不是一般的盆栽,而是她所培育的新品種牡丹,她已經經過多年的嘗試,但總是失敗,即便牡丹結了花苞,最終也撐不到開花就枯萎。

  所以玄朗某方面還真說中了,這株牡丹養不養得活,還在未定之天,只是……他是真能知道植物有靈,還是被他蒙中的?

  「喔?這你也知道?」

  「當然知道,是它們告訴我的,萬物皆有命數,若有機緣,也有可能成精成仙。」玄朗指著滿花房的花,十分認真的解釋。

  但每每說到這方面的事,洛雲汐總不信他,還當他是在開玩笑。

  「原來如此,哪日我不懂花語時,還得靠你為我和這些花兒交談嘍!」

  「這沒問題,儘管來可我。」玄朗拍著自己的胸脯,驕傲的承諾著。

  他的言行看在洛雲汐的眼中倒有點傻氣,惹得她發笑道:「我初見你時覺得你像貓兒,可我現在覺得你像纏著我猛搖尾巴的小狗。」

  玄朗露出了不贊同的神色,不禁蹙著眉,彷彿洛雲汐說他是貓可以,就是不能說他是狗。

  「我這麼聰明,哪裡像那些傻乎乎只會搖尾巴的狗?但其實我生得這般俊美,應該更像是枝葉扶疏的桃花樹。」玄朗說完還張開雙臂,模仿樹的姿態。

  「你哪裡像了?桃花生得如此嬌媚,要被比做是桃花,怎麼也該是女子才是。」

  「那麼我的容貌與你最愛的那株桃花樹相比如何?誰較美?」他忍不住問。

  洛雲汐伸出手指推了下玄朗的額頭,沒好氣的說:「原來你在嫉妒那株桃花樹嗎?竟想跟桃花比美?」

  「我才不是嫉妒桃花樹的美,我是在嫉妒你眼裡只有桃花樹。」

  聽到這裡,洛雲汐不但沒消氣,反而在手指上使了力,「竟敢對我說這些渾話,不怕我教訓你嗎?既然你這麼清閒,幫我做做苦力,把那兩包花肥扛了,跟我來。」

  玄朗有些失望,看來獻慇勤這招用久了就沒效了,一開始洛雲汐還會被他逗得心花開,露出嬌羞的笑靨,近來倒真把他當表哥一般,對待他越來越像個「親人」,而不是「男子」。

  當初撿到玄朗時,他身上雖然穿著上好質料的衣裳,但因為他沒帶包袱,所以被帶回洛家後便只穿著尋常布衣,再加上或許是洛嬸的補湯真起了效用,玄朗的臉色越來越紅潤,看起來十分健康。

  不管是什麼樣的打扮,都無損他的俊美。

  雖然對於俊美容貌的驚艷總會退去,但玄朗對她的呵護及示好,卻能讓洛雲汐對玄朗的好感與日俱增。

  玄朗住進洛家不過月餘,卻已經像是洛家的一分子,玄朗人又貼心,對義父義母早晚噓寒問暖不說,對她亦是。

  洛雲汐出身農家,粗重活也不是沒做過,即便花匠的工作再辛苦,她倒也能應付。

  但自從玄朗也進了園子工作後,說什麼自己是男子,本就有義務照顧家裡的女子,所以大部分粗重的活都讓他攬了。

  洛雲汐被玄朗這麼呵護著,還被他稱做是家裡的女子,心頭多少有些發甜,不過她可沒有忘記玄朗是失憶的,而且很可能有個戀人正在等著他,那個叫做青琉的女子……

  玄朗扛起花肥轉過身,跟著洛雲汐走出花房時,不小心踢翻了一個小盆栽,所以在把花肥放到洛雲汐指定的位置後,他立刻走過去扶起被他踢翻的扁柏。

  洛雲汐一回頭,就看見花肥已經放在她指定的位置,卻不見玄朗,她四處張望了下,看見玄朗又蹲在植物旁盯著植物看。

  玄朗每回進園子工作,一有空閒就會蹲在些盆栽前,一臉玩味的看著盆栽,洛雲汐第一次看見他這可愛的模樣時也發噱,他就像個孩子被新奇的事物吸引了注意,只是一般的孩子不會被動也不會動的植物所吸引。

  「怎麼?那株扁柏對你說了什麼?」洛雲汐沒忘記玄朗總是說他能聽到植物說話。

  「它跟我說別小看它,它可以長到幾丈高。」

  「喔?它怎麼會沒事跟你說起這個?」

  「因為我方才不小踢翻它,我對說它太小了,我沒看見它。」

  「是啊!別笑話它,它會這麼小是因為它是三年生的扁柏,移植到十里真的可以長到幾丈高。」

  洛雲汐對他的話不以為意,笑著說完後就又專心在自己的工作上。

  玄朗知道洛雲汐並不相信他的話,但他並不急著為自己澄清,總之洛雲汐沒因為他聽得見植物說話而害怕他就好。

  玄朗一開始以為桃花樹旁的野花特別,畢竟在聽到那些野花說話之前他也常在洛家的園子裡工作,那時他可沒聽見其他植物對他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