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頁
  「我上輩子一定是做了什麼好事,才會讓我這輩子撿到了一個種什麼都能活的綠手指,跟一個能聽得懂植物說話的你,這若不是花匠,得了你們兩個天賜的大禮怕也是無用武之地啊!」

  「洛叔別這麼說,能幫得上忙我很開心。」

  「這件大事我要去跟婆子說,她聽了一定覺得稀奇。」洛成別說會害怕玄朗的能力,甚至獻寶似的往屋子走去,打算跟楊素錦說。

  洛雲汐笑看著義父回屋裡,搖了搖頭,「幸好義父是花匠,若是賣藝的,肯定逼著你上街賣藝賺賞銀。」

  「可惜我不能跟法嚴寺旁的桃花樹說話,否則我定要問問他為什麼不開花,或許能幫你治好它。」

  「你說過能養得活便有靈,那桃花樹都多大樹齡了,怎麼會沒有靈呢?」

  「野花說桃花已經成仙了,前些日子突然離開不知去向,還說那靈芝是人類生靈幻化的,也已經消失近二十年。」

  「的確可惜了,要不我真想聽聽桃花樹及靈芝的故事呢!」洛雲汐不禁感歎。

  她將墨蘭做好了移植,只是土畦雖然已經取出了,墨蘭養分不足也是事實,看來還需要照顧一段時間才能送回朱府。

  洛雲汐把墨蘭安置好後,看著原先的花盆碎片,歎口氣。

  「怎麼了?突然歎氣?」

  「把你摔碎的盆子碎片收拾好,到時還得向朱老爺交差,這花盆看來價值不菲,希望朱老爺能看在我們幫忙找到了毒藥包的分上,不計較這只花盆的損失。」

  玄朗只是想幫洛雲汐的忙,卻沒想到他摔碎的花盆可能會有賠償的問題。「要上朱府的時候你帶著我吧!我會負責向朱老爺解釋。」

  朱府的墨蘭送到洛成的園子才三天,自然還未恢復健康,朱府竟派了小廝來說,洛雲汐幾次醫治墨蘭無效,要賠償朱府的損失,要洛家無償為朱府墓園的庭園做養護。

  洛成想向朱老爺解釋墨蘭的培土裡放了毒藥的事,朱府小廝卻說朱老爺這兩天沒空,要過幾日才能見洛成,又說了墓園庭園養護的事很重要,不能擔擱。

  洛成知道朱老爺哪是真的沒有空,要佔他們便宜倒是真的。

  最後,洛雲汐無計可施,還是得去墓園做養護,陪著她的自然又是玄朗。

  朱府墓園在郊外,據說是一處風水寶地,建造得像座園子般,倒不像個墓園,墓園外還有一座土地廟。

  養護完畢後玄朗幫忙把工具送上驢車,看洛雲汐這麼辛苦難免抱怨。「看這墓園朱府應是十分富有,怎麼卻要佔人這種便宜。」

  「義父正在想辦法,這次的墨蘭醫治好後,要拒絕朱府的生意。」

  雖然養護的工作是洛雲汐在做,但玄朗幫了不少忙,粗重活也由他全做了,所以洛雲汐不至於太辛苦,反而是玄朗,忙得一頭熱汗。

  洛雲汐拿起手絹為他拭汗,為他心疼。

  此時,刮起一陣風,吹走了洛雲汐的手絹,飄到了一旁的大樹樹枝上,被樹枝勾住。

  洛雲汐追著手絹上前,看手絹勾在樹上構也構不著,有些懊惱,那條手絹她很喜歡,就這麼丟了她捨不得。

  玄朗走上前舉起手要試,儘管他的個頭比洛雲汐高了不少,但還是構不著手絹,看洛雲汐一臉可惜的看著手絹,他道:「雲汐,我要做一件事幫你拿到手絹,但你別多想,我沒想輕薄你。」

  「嗯!好。」

  洛雲汐才剛應完,玄朗便抱住她,把她給抱了起來,她嚇了一跳發出一聲尖叫,「放我下來,我很重吧?」

  「怎麼會重,你身輕如燕。」說完,他還轉了個圈,證明他真的不覺得吃力。

  洛雲汐覺得自己都快被甩了出去,嚇得她的手立刻搭著玄朗的肩好穩住自己的身子,由上往下看著玄朗,他不是說謊,他的確表情輕鬆,好像舉起她是輕而易舉的事般,甚至臉上還帶著笑意。

  這個笑不同於他過去那個勾人的粲笑,是個恍若能讓洛雲汐看到他心靈深處的真心歡喜的笑,令她的心悸動了起來。

  「怎麼了?臉都僵了?」

  「沒、沒什麼。」回神的洛雲汐想伸手拿回手絹,卻在碰到手絹前,手絹又再次被風吹了下來,「手絹又飛了。」

  玄朗把將洛雲汐放下,為了遮掩她剛剛看著他著迷的表情,她立刻追上前去要追回手絹,卻在撿到手絹的同時,她的眼前突然出現幾名乞丐。

  第4章(2)

  看清那些乞丐的面孔時,洛雲汐受驚大了雙眼。

  「荒郊野外的,哪裡來的漂亮姑娘啊!」

  聽見有人調戲洛雲汐,玄朗一轉身就看見洛雲汐向他撲了過來,他立刻將她給護在身後,就見那乞丐頭兒大笑起來。

  「本來想今晚要餓肚子睡土地廟了,沒想到這荒郊野外的居然有人,喂!看你一副娘兒們樣絕打不贏我們,乖乖把身上的錢財留下,最好……把那美人兒交給我們快樂一把,就放你們走如何?」

  洛雲汐被玄朗護在身後,膽子就大了起來,她躲在玄朗背後斥責他們,「你們居然還在做這種勾當?」

  「你知道我們?」

  「當然知道,你們團裡有一名女子,她人呢?」

  「看來還真的知道,她啊!去年就病死了。」

  知道曾經幫自己一把的好心女乞丐已經逝世,洛雲汐為她感到傷心,對這些乞丐就更厭惡。

  玄朗由洛雲汐的問話中聽出端倪,他因為憤怒而沉聲道:「雲汐,這群丐莫非非就是當年在破廟裡……」

  「是。」洛雲汐再想起當年破廟裡的事依然感到驚魂未定,要不是有那陣怪風給了她機會逃脫,或許她便受辱了。

  乞丐頭兒帶著這群乞丐幾日乞不到足夠錢子,又每日傍晚就被趕出長嶺縣城,住在這墓園外的土地廟裡,今日出現兩個路人,乞丐頭兒只想洗劫他們一番,看能不能搶到一些銀子好飽餐一頓。

  「這位姑娘,你莫非嘗過我們哥幾個的滋味還念念不忘?無妨,再上前來讓我們幾個好好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