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頁
  「下流!」玄朗早在聽見洛雲汐的遭遇時就想好好痛揍這群乞丐了,如今他們自己送上門來,他怎會放過?

  玄朗低頭一看,在驢車上看見一把鏟子,抄起鏟子就往那群乞丐揮去。

  乞丐雖然有四人,加上玄朗文質彬彬的,便低估他,哪裡想到他會突然拿起鏟子打他們,吃了虧後想認真應敵,但由於赤手空拳,玄朗輕易佔了上風,把其中兩名乞兒打倒在地仍嫌不夠,還拼了命的往死裡打。

  乞丐頭兒想著抓洛雲汐逼玄朗住手,可玄朗反應敏捷,見他及另一名乞丐往洛雲汐奔去,一個靈巧轉身就用鏟子打中他倆的膝窩,兩名乞丐撲跌在地,玄朗上前去,照樣用鏟子朝他們身子一陣招呼,直到四名乞丐全都痛得起不了身。

  玄朗把鏟子往驢車上一丟,暢快的吼了一聲,「雖然我不覺得過去的我是會拿武器打人的人,但我不否認剛剛這一頓打,好生痛快啊!」

  洛雲汐一直瑟縮在驢車後,直到玄朗把四個乞丐都打倒了,她才走了出來撲進玄朗懷裡。

  玄朗才剛打完,懷裡便撲進了軟玉溫香,他愣了愣,這才回擁洛雲汐,下顎摩挲著她的發頂,安撫她,「沒事了,他們讓我打倒了。」

  「玄朗……我好怕……」

  「別怕,以後由我來保護你。」

  洛雲汐在玄朗懷中抬起頭來看他,只見他下顎完美的線條及唇角的一抹笑,雖然玄朗不是武功高強的大俠,而且拿著鏟子打人實在讓人發噱又不可靠,但洛雲汐覺得自己被好好的保護了,並相信未來就算再發生危險的事,玄朗依舊會像今天一樣,挺身擋在她身前保護她。

  洛雲汐看那些乞丐掙扎的想起身,她推了推玄朗,「玄朗,我們快回去吧!」

  「不把這些人送官我不滿意。」說完,玄朗由驢車上拿起一捆麻繩,把四個乞丐捆得嚴嚴實實的,綁在一旁的樹幹上。

  洛雲汐只是遠遠的看著,即便這些乞丐已經被制伏,她也沒敢接近。

  玄朗將他們綁好後,這才回頭把洛雲汐扶上驢車,並上車駕驢車離開。

  「就把他們留在那裡?」她忍不住問道。

  「他們畢竟有四個人,萬一路上被他們掙脫了,危險的是我們,我們回去後先進縣城報官再回家。」

  「好,都聽你的。」洛雲汐說完,挽著玄朗的手臂靠在他肩頭,好似要這樣才能安心一般。

  玄朗的唇角露出饜足的笑,他今天的舉動並不是有目的的想要得到洛雲汐的好感才做的,只是想也不想的就挺身保護她,卻意外地得到洛雲汐的依賴,他怎不欣喜?

  所以他沒有提醒洛雲汐或與她保持禮教上的距離,而是任由洛雲汐這麼挽著他,享受與她的親近。

  「義父一聽到是墓園,本來不放心我自己前來,是我說你會陪我義父才放心,果然今天讓你陪我來是對的。」

  「以後不管到哪裡去,都得讓我陪著你好嗎?」

  「好。」

  「說到底,今天會遇上這事都是朱老爺害的,我非得想個辦法好好整他一番不可。」他義憤填膺的說道。

  洛雲汐看著玄朗的神情,這才發現他只要動腦筋打什麼鬼主意的時候,雙眼就會這樣瞇起,看得出他正在謀劃著什麼。

  會不會他們一家子都讓玄朗這老實真誠的態度、俊美無儔的外表給騙了,其實他一肚子心機?

  不過,洛雲汐發現即便他一肚子心機,她明白,他絕不會害她。

  洛成帶著洛雲汐及玄朗前往朱府送回墨蘭,解釋墨蘭生病的原因,並為了找出病因只得砸了花盆而致歉,表示此回的治療不收銀子。

  然而朱老爺聽了不但不感謝洛成,反而斥責洛成的說法無稽。「治療墨蘭的診費是小錢,對我來說不算什麼,可那花盆卻是價值連城,如今你隨意說個理由就要我吞下毀損花盆的損失嗎?」

  不過就是個瓷盆而已,玄朗不覺得那是多名貴的物品,再說了,再名貴的物品也比不上性命重要。「朱老爺,用一個瓷盆換朱老爺的性命,我覺得非常值得。」

  「墨蘭的病因由著你說,你如何取信於我,只憑一包看起來像裝著一般土壤的藥包,你便說這是毒,而且還是聞不出氣味,看不出差異的毒,這是空口說白話。」朱老爺壓根不信他們的鬼話連篇。

  玄朗相信朱老爺不可能沒經歷過豪門宅鬥,就算他空口說白話他也不可能不防,那麼只有一個可能,這個盆栽不但是親信之人送的,而且還是親信之人照顧的。

  此時,玄朗看見了主座側桌上也擺了一個松樹盆栽,松樹不若蘭花嬌弱,但看來也頗受土畦所苦,正有一聲沒一聲的發出呻吟。

  玄朗的注意力全在松樹盆栽上,朱老爺以為玄朗被他堵得無話可話,喊了總管來,要求總管算算洛家得付多少賠償朱府的損失。

  洛成雖然賠不起那個花盆,但他也絕對不是因為如此才想辯解,他出於心善,是真心想提醒朱老爺,「朱老爺,我這世侄的確有是於常人的能力……」

  「洛叔,罷了。」玄朗拍了拍洛成的肩,微笑著搖了搖頭,「天意本是派我救人,但人若不想被救,又能如何?」

  朱老爺方才就注意到這個生面孔,身著尋常布衣卻生得一張超凡絕俗的臉,聽洛成的語意,這毒藥包應是他找出來的,可朱老爺太信任送他盆栽的人,只覺得玄朗應是不小心打破了他名貴的花盆,正在找法子開脫。

  洛成倒是因為玄朗的話不知所措了,玄朗怎麼突然變得一副語帶玄機的模樣,不會又有什麼鬼主意了吧。但——

  「玄朗,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浮屠?可我現在想著的不是造浮屠,是想毀壞。」

  「怎麼?我不信你的話,現在你就想在我朱府撒野?來人……」朱老爺正要開口喊人,就見玄朗突然大聲喝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