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頁
  「你們啊!」洛成聞言哭笑不得,雖然朱老爺剋扣了他們不少銀子,但這一大盒的銀子也過多了。「不行,這盒銀子得還!」

  「當然要還,只是,洛叔你去還的時候如果被朱府擋在外,就不要等了,放心的收下這些銀子吧!畢竟是朱府不收,不是你不還。」

  「你是說他們會把我擋在門外?」

  「是,連大門階梯都不會讓你上。」

  不管信或不信,洛成還是得走一趟朱府,只是隔日他去了朱府,果然讓玄朗給說中了,朱府不但連大門階梯都不讓他上,還裝作不認識他,硬是要人把洛成給趕走。

  洛成捧著一盒銀子不知如何是好,最後,只得收下了。

  第5章(1)

  「青琉,我們自小就定了親,如今你已十六,我……想告訴我娘,讓他們盡快到宮家去找你爹定日子,讓我們完婚。」

  「一切都聽哲修哥的。」

  「怎麼?害羞了?我們都快成夫妻了。」

  不!不許吻她!玄朗拼了命想要發出怒吼聲,喉頭就像哽住了一般怎麼也發不出聲音,只能眼睜睜看著葉哲修親吻了宮青琉。

  葉哲修得到宮青琉的首肯後,將宮青琉留在了桃花樹邊,說是要回家去稟告爹娘,玄朗不明白自己為了什麼想阻止,就是不允許宮青琉嫁給葉哲修。

  然而下一刻,他便看見了另一個自己由桃花樹裡幻化而出。

  「青琉,你不能嫁給他,他愛的是你庶出的妹妹,準備成親之後害死你,然後他們就可得到宮家的一切啊。」

  「你、你怎麼會從桃花樹裡……有、有鬼啊!」

  「玄朗、玄朗!你怎麼了?」

  玄朗猛地驚醒過來,他彈坐起身子,一時之間分不清現實及夢境,直到聽見門外一聲聲的喊著,這才聽出是洛雲汐在喚他。

  玄朗掀開被子隨意披了一件外衣下了床,打開門就看見洛雲汐一臉擔憂的樣子。

  「玄朗,你怎麼了?我在錢頭都可以聽見你在喊『不行』。」

  玄朗走進了房裡,跌坐在桌邊的凳子上。

  洛雲汐也跟著坐了下來,看見玄朗額上佈滿了冷汗,她拿出手絹輕輕為他拭去,「怎麼了?作惡夢了?」

  「我好像夢見過去的事了,夢見了青琉……」

  洛雲汐為玄朗拭汗的手停住,「青琉」這個名字像根細針,一下一下的刺痛著她的心。「你想起青琉姑娘跟你的關係了?」

  玄朗一直以來都知道青琉是誰,她是洛雲汐的前世,在前世他們是戀人,他只是不記得他與青琉之間原來還有過這樣的故事,原來起初青琉並不是他的人,而且還有了未婚夫。

  「青琉她……不在了。」

  「你又要說你們是前世的戀人?」

  「是真的,在夢中我見到了她的未婚夫要害她,她想必是因此而逝世的。」

  「她有未婚夫,卻還與你相戀?」

  「似乎是如此,只是……詳情我記不起來。」

  玄朗的記憶恢復得有些奇怪,先別說一般人根本不會記得前世的事,玄朗恢復記憶竟還先記起前世的事,怎麼不怪?

  但洛雲汐已經越來越依賴玄朗,她雖然也曾一次又一次的告訴自己玄朗可能有戀人,她不能對他動心,可她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所以一聽見玄朗說起青琉的事,她還是吃醋。

  「你還真的很愛青琉姑娘呢!失憶後記得的只有青琉姑娘的事,恢復的也是跟青琉姑娘有關的記憶。」

  玄朗聽得出來洛雲汐有些吃味,卻無法為了安撫她而說他不愛青琉,他知道就算有一天洛雲汐相信自己就是青琉的轉世,但若認為他會愛她只是因為她是青琉,沒了青琉記憶的她也開心不起來。

  可玄朗明白,自己對洛雲汐的愛絕對不只是因為青琉而已。

  即使初見她會被她吸引是因為知道她是青琉,但之後這段相處的日子,才是他真正愛上洛雲汐的原因。

  「你一大早來找我有事嗎?」

  他竟是轉移話題不想談?洛雲汐不禁以為,玄朗是想起自己有多愛青琉姑娘了而不想提。

  「法嚴寺的小師父方才來了,說最近桃花樹下的靈芝產生了異變,而且根部好似漸漸脫離了桃花樹根,來問我能不能去做個診療。」

  「怎會如此?那我們快去看看吧。」

  「不急,義母已經做好早膳,你梳洗一下就到廳裡來一起吃,吃完再去。」

  「好。」

  洛雲汐見玄朗一臉擔憂的模樣,早忘了方才提起青琉的不快,她不放心地又多看了玄朗一眼,這才站起身準備離去,怎知一站起身就覺得一陣天旋地轉。

  玄朗發現洛雲汐的異狀及時扶住她。

  「怎麼了?」

  「也不知怎麼了,最近工作起來總覺得力不從心,人也變得很容易疲憊。」

  「會不會是病了?要不要去看看大去?你工作要適可而止,不要讓我擔心。」

  「你會擔心嗎?」用什麼樣的身份擔心呢?洛雲汐想這麼問他,卻開不了口。

  「自然會擔心,我看這樣不行,今天你別去法嚴寺,先去看大夫。」

  「不行!你不是擔心那株靈芝嗎?我答應你,去法嚴寺看過靈芝後,我就去看大夫。」

  聽到玄朗的話,洛雲汐覺得自己整個人都精神起來,她站好身子,拍了拍玄朗扶住她的手,「原來我比那靈芝重要啊!你這麼擔心那株靈芝,要不是你說靈芝的靈體不在了,我都要以為你是被靈芝精給吸引了。」

  玄朗聽了哭笑不得,他這麼擔心她的身子,她居然還說笑!「那你那麼關心那株桃花樹,莫非被那桃花仙給吸引了?」

  「或許喔!」洛雲汐說完,還推開了玄朗就往房門外走去,「好了,快梳洗一下吃早膳了。」

  洛雲汐回眸留下一抹粲笑,看得玄朗心動不已,他伸出手想拉住雲汐的手,然而她卻像一陣輕煙般輕易的逃出了他的手掌心。

  洛雲汐用過早膳後便不見人影,玄朗想著洛雲汐不是說好找他一起前往法嚴寺,怎麼突然不見人影,他便前往花房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