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頁
  一進花房,竟見洛雲汐有些呆傻地坐在盆栽旁,她面前的是一盆枯萎的牡丹,牡丹只結了球狀的花苞,未能開花便枯萎了。

  「怎麼了?你怎麼看著這盆牡丹發呆?」玄朗仔細看了看,才發現這是洛雲汐所培育的幾株新品種牡丹的其中一株,「這……這不是新品種牡丹嗎?」

  「玄朗,我又失敗了,又是只結了花苞來不及開花便枯萎了。」

  玄朗知道洛雲汐幾乎是用盡了全部心力培養這些新品種的牡丹,前幾日,牡丹終於結了花苞,連洛成也為洛雲汐開心,今年的的花會即將舉辦,洛成還說要讓洛雲汐做為洛家的代表帶著這株新品種的牡丹去參加花會,若能選中花魁便可送入宮中,連帶洛家與洛雲汐都將名聲大噪。

  「那個自信滿滿說自己只想成為頂尖的花匠,沒時相夫教子的洛雲汐呢?還不到絕望的時候,你不是用不同的方法培育還有好幾株牡丹嗎?」

  洛雲汐搖了搖頭,指著一旁幾株枯黃的牡丹,「都一樣,全枯萎了,這兩年來我一事無成,其實在離家出走前我就已經能培育出可結花苞的牡丹,但兩年來總是停留在這個階段,從沒能開過花。」

  玄朗看著幾株枯萎的牡丹,能明白洛雲汐感到的挫折,卻在同時看見了一株依然綠意盎然的花株。

  「這不是還有一株牡丹嗎?」

  「別說它至今連花苞也沒有,若有了,也不一定能開得了花,義父想拿去參加今年花會的並蒂牡丹已經結了花苞,雖不是新品種,但花苞結得比尋常並蒂牡丹還大,我想,它必能在花會上拔得頭籌。」

  「雲汐……」

  「玄朗,你知道嗎?最近我的綠手指似乎不靈了,新品種的牡丹培育不成還能說不是我的錯,但你送我的丁香也被我照顧得幾近枯萎,就是我的錯了。」

  玄朗這才看見那盆丁香也奄奄一息,他知道洛雲汐十分愛憐這盆丁香,總是對它照顧有加,如今見丁香突然幾近枯萎,她想必十分受挫。

  「這是我們的丁香……」

  「是!你看見了嗎?我連它都照顧不了了。」洛雲汐傷心的又豈止是一盆丁香而已,那還是玄朗送給她的第一份禮物,她是後來才聽義父說,失憶後身上沒有銀子的玄朗,是拿他身上唯一一件值錢物換了買的,那是一支簪子,而洛雲汐原先還猜想玄朗是因為換上了尋常布衣才不戴簪子,沒想到竟是賣了換錢買花。

  「雲汐,我對你有信心,這株牡丹最後一定會開花的,而且會開出你想要的靛色牡丹。」

  紫色牡丹是常見的牡丹顏色之一,但洛雲汐卻喜歡靛色,所以一決定培育新品種牡丹時,她便決定培育靛色牡丹。

  「或許我只是運氣好而已,自以為自己有什麼綠手指,妄想培育出我想要的牡丹,還因為將全副心力都放在那些新品種的牡丹身上,對丁香疏於照料害死了它。」洛雲汐覺得歉疚不已,她走上前捧起那盆丁香,十分傷心,「玄朗,你幫我跟它說,我對不住它。」

  玄朗輕歎一聲,由洛雲汐的手中把那盆丁香抱了出來,看著它奄奄一息的模樣,其實玄朗也覺得悵然,可惜他只能聽得見它們的聲音,若也能治療它們該有多好,那麼這株丁香就不不會死,洛雲汐也不會傷心了。

  就在玄朗這麼想的同時,他輕撫花兒安慰它,沒想到,竟見丁香的葉子突然閃耀著點點金光,好像一面鏡子反射了日光般,玄朗震驚的放開手,就見丁香枯黃的葉子緩緩轉回綠色,整株丁香也恢復了生氣。

  洛雲汐也發現了異狀,詫異的看著突然恢復生機的丁香,「玄朗,你對它做了什麼?」

  「沒有咂!我只是摸了摸它。」

  「你能治癒植栽嗎?」

  「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著,如果我能救活它就好了,然後……它就活了回來。」

  「這、這太稀奇了!」洛雲汐看著那株丁香神奇復活,只想著找洛成也來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去找義父過來,看看這株丁香是不是真的活回來了。」

  看著洛雲汐高興的跑開,玄朗卻開心不起來,對於自己突然治癒了丁香,他總覺得將要發生一些他不想面對的事。「怎麼可能是我治癒丁香的?怎麼可能會有如此離奇的事?」

  「的確離奇,想不到你除了能聽懂我們的話還會仙術啊!」丁香伸展了枝葉,猶如伸了懶腰一般。

  聽到丁香這麼說,滿園的植栽竊竊私語起來。

  「不可能。」玄朗否定了丁香的話,他只是個平凡人,哪裡會什麼仙術。

  「過去我們都以為你是擁有異能的人,會不會其實你是仙人,所以才能聽得懂我們的話、會使仙術?」一向是園子裡的老學究長壽梅做了這個結論。

  「我剛來到園子時,覺得洛姑娘身上有種好聞的香氣,聞了神清氣爽,結果園子裡的老榕樹對我說,那是因為洛姑娘的身上有仙力,才會帶有那樣的香氣,但事實上洛姑娘不是仙人,會不會玄朗也是一樣?」一株小五葉松發出了疑問。

  「你是說那種香氣是仙力?」

  「你也能聞得到嗎?老榕樹說只有我們植物才聞得到啊!」五葉松疑問更甚了,玄朗會不會真是仙人?那麼聞得到香氣也合理了。

  「最近是覺得香氣似乎越來越淡了,但我確實聞得到,你說的老榕樹在哪裡,我要去問問他。」

  「就在園子的最深處,它是洛家園子裡年紀最大的。」

  玄朗捧起了五葉松往洛家園子深處走去,洛家園子很大,就連玄朗也沒把整個園子給摸熟,走到最深處,果然看見了一株枝幹縱橫交錯、枝葉繁密的榕樹,老榕樹的枝幹上懸垂了不少氣根,有的甚至已經垂落地面成了支柱根,老榕樹的枝幹便藉著支柱根向外延展,成為一株碩大的榕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