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頁
  「你想向我下藥,東方立,我若不飲不食,你找不到機會。」

  「玄朗,既然你有不飲不食的決心,那麼我們便再賭一次吧!七日後,本王要正式迎娶你,納你為側室。」

  「側室?好大的殊榮。」

  「的確是,那是只給你一人的殊榮,就連國師,本王都不曾想給過他如此高的地位。」

  「墨無垢可是仙人,會使仙術,莫非,你也想對他下藥?」

  「可惜了,國師會卜算,幾次失敗吃了虧後,本王對他便失去了興趣,但你不同,本王喜歡你……比國師更像男人些。」

  玄朗厭惡東方立那淫惡的嘴臉,「你真是下流到了極點。」

  東方立仰頭大笑,玄朗生起氣來也別有一番風情。「我們成親那日,你會見到本王真正下流的地方。」東方立說完,還在玄朗緊實的臀上摸了一把,這才笑著離開,反正侍衛會盯著玄朗,讓他逃不出王府。

  玄朗冷笑,想辦喜事嗎?正好,那一天賓各盈門,不正是趁亂逃離的最佳時刻。

  洛成在客棧等到了洛雲汐歸來,卻沒等回玄朗。

  洛雲汐聽義父說明了他們來到京城的原因,便明白玄朗犧牲了自己留在王府換取她離開,父女倆正想不到救解玄朗的方法時,突然聽見一個大消息——

  王府要辦喜事了,三王爺東方立即將迎娶側妃。

  這不是巧合,洛雲汐知道東方立要納的側妃就是玄朗,他竟想將玄朗以如此屈辱的方法給強留在身邊!

  洛雲汐怎能容許玄朗犧牲至此,便與洛成商量著要在王府辦喜事那天,趁亂混進王府去救人。為了讓這個營救計劃能萬無一失,他們必須去找一個人求助。

  於是,洛成及洛雲汐在喜宴那日去了國師府求見墨無垢,請墨無垢相助。

  他們到達國師府時,墨無垢正準備上馬車前往王府,見到洛成及洛雲汐兩人一身小廝裝扮時,便知曉了他們的計劃。「我還以為等不到你們了。」

  看來墨無垢早猜到他們會來找他幫忙,洛雲汐也不囉嗦,「我們是來請國師幫我們混進王府的。」

  「幫你們混進王府不難,扮成我的小廝就可以,但你們以為要把玄朗帶出來這麼容易嗎?」

  「將他藏在國師的馬車裡應該能成功。」

  「要救出玄朗,還得皇上幫忙。」

  「皇上都能無視東方立納一名男子為側妃了,他會管這事?」

  「誰說皇上知道東方立今晚要娶的是男妃了?」

  儘管洛成及洛雲汐不知道墨無垢做何打算,但他們還是跟著墨無垢去了王府。

  王府很大,但循著辦喜事的紅彩走,他們很快便找到玄朗所住的院落,幾名喜娘剛剛才幫玄朗打扮好走出院落,與守在院落外的侍衛招呼一聲才離去。

  墨無垢一行人躲在暗處,等到喜娘走遠了才走出來,接著墨無垢便由懷中取出四片柳葉唸唸有詞,當他擲出那四片柳葉時,柳葉好似有了生命,直直飛向守衛,遮住了守衛的視線。

  「腳步放輕隨我來,柳葉可以遮眼但藏不住聲音。」

  洛成及洛雲汐點了點頭,跟著墨無垢的腳步走進院落,當他們經過守衛時,洛雲汐看見守衛雖然雙眼直視著前方,卻像看不見他們。

  整個王府張燈結綵十分熱鬧,但坐在新房中的玄朗卻感覺不到喜悅,他在等一個人,也希望那個人別讓他失望,否則他就真的得採用自己原先的計劃了。

  喜娘為他更衣換裝時他都乖乖配合,就是為了要所有人放下戒心。

  今天一早東方立就來院落看過他,還對喜娘說道:「幫側妃上好妝,本王今夜要與我最美的側妃洞房。」

  玄朗忍著聽見東方立淫惡話語的不適,靜靜的由著喜娘擺佈,直到喜娘們離開。

  玄朗對東方立說不習慣他人的侍候,所以東方立除了院落外的侍衛就沒派人守著院落,於是喜娘一離開,偌大的新房裡就只剩玄朗一人靜靜的坐在妝台前。

  「玄朗……」

  玄朗轉身望向推門進來的人,雖然她穿了小廝的衣裳、雖然她上了妝又點了麻子遮掩她白皙的肌膚及秀麗的容顏,但玄朗還是一眼就認出她來。

  「雲汐!」玄朗又驚又喜的奔上前去,也看見了是墨無垢助她及洛成前來,「你怎麼帶他們來了?」

  洛成見玄朗這態度,好像與墨無垢早有了默契,「你知道國師會來?」

  「我想了一個計劃請他幫我,我只是沒想到你們會來。」

  「你以為我會看著東方立娶你而不管嗎?」

  「我不會讓自己深陷此處,就算沒有墨無垢幫忙,我原先也有計劃逃出王府,你來這裡太危險了。」

  原先的計劃?墨無垢不難猜出他原先的計劃是什麼,他能說玄朗原先的計劃真的很蠢嗎?墨無垢雙手交抱,涼涼的看著玄朗。

  「若我那日沒潛進王府見你,你說說你有什麼計劃?」

  「東方立好男色既然人人心知肚明,他仍將我以女子的身份迎娶,必定就是礙於皇帝的看法,皇帝想必是不能接受他迎娶男妃。」

  「這倒是,豢養男寵皇上還會睜隻眼閉只眼,男妃這種破壞祖宗律法的事,皇上怎麼也不會允許。」

  「所以,我只要逃出王府,東方立暫時找不到什麼借口再為難雲汐藉以控制我,那麼我便有時間再想退路。」

  「哦,逃出王府說得簡單,怎麼做?總不會是打昏王爺還是挾持王爺的招數吧?」

  玄朗最討厭墨無垢那好像什麼事情都在他掌握中的表情,他白了墨無垢一眼,「要不然你告訴我能怎麼辦?我會答應東方立留下來是想先救雲汐出去,總不能真搭上我自己吧!東方立也不知道真想等洞房花燭夜還是有所防備,這些日子他不曾近我的身,否則我早就找到機會挾持他出王府了。」

  「幸好我來了,否則你挾持了他不是給了他最好的借口,用這個罪名抓你歸案,到時進了大牢你就真的成他的人了,這種事……要智取。」墨無垢早忘了自己也曾為了救他慌亂過,如今有了計謀,倒會說風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