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頁
  「三弟,朕還在等你的解釋,你今夜要迎娶的側妃,是小三子嗎?」

  「不是的,皇上,是小三子不知怎麼出現在新房裡。」

  「哦,你說不是小三子,那你的新娘呢?人在哪裡?」

  「一定是被救走了。」

  「救走?三弟,你這個新娘是強娶來的嗎?」

  見自己說漏了嘴,東方立一慌,連忙改口,「不是,是臣弟口誤,是被擄走、被擄走了。」

  「被擄走?好,你告訴朕,你的新娘姓什麼叫什麼,哪裡人氏,朕貼皇榜昭告天下,幫你把新娘找回來。」

  東方立當然不能直說,墨玄朗這個名字怎麼聽都不像一名女子的名字,而且讓皇上知道他昭告天下要找的弟媳是一名男子,皇上非滅了他不可。

  皇上說過了,他要怎麼荒唐他都不管,就是得暗著來。

  「不勞皇上,臣弟知道是誰帶走了臣弟的新娘,此事臣弟自會處理。」

  「你能自行處理?」

  「是!臣弟可以。」

  皇帝回頭看見眾大臣站在新房外不知該走該留,只消一眼,就見眾太臣有的突然腹痛、有的突然胸悶,總之什麼毛病都有,向皇帝告罪提早離開喜宴。

  「小三子,把衣服穿好,隨朕回宮。」

  「皇上。」小三子一嗔,不依。

  「聽話!你們兩個若真有意,我可以為你們安排,別在這麼多人面前丟人現眼。」

  小三子一聽,開心極了,連忙下了床叩拜謝恩,「謝皇上。」

  然而一旁的東方立可是有苦說不出啊!

  小三子立刻穿好衣服,就回到皇帝的身邊隨侍。

  皇帝臨走前,又告誡東方立一番,「三弟,你這毛病我不會管,只是你要收斂些,明白嗎?」

  「臣弟明白。」

  見東方立準備送他出去,皇帝看他一身衣裳不整,為免難看,免了他的禮,「朕要走了,你不用送了。」

  於是東方立立刻躬身一拜:「臣弟送皇上。」

  皇帝走後,幾名侍衛面面相覷,直到侍衛首領鼓起勇氣開口問:「王爺,要屬下們去擒回玄朗嗎?」

  「讓他逃了便沒有理由再關押洛雲汐,把他擒捉回來,是等著皇上降罪嗎!」東方立跌坐回床上,看見了墨無垢走了進來。「國師,你還敢出現啊?」

  東方立知道這件事只有能使仙術的墨無垢辦得到,否則他不會一進房就被迷了心智,還把小三子當做玄朗。

  「明知王爺會猜到是我所為,我何必躲藏?」

  東方立聞言雙目一瞠。

  尋常人絕不敢在此時拂逆鱗,但墨無垢自然是不怕他,還出言警告他。「王爺聽我一言,有些人是你怎麼也得不到的,皇上是疼你,但你一切莫為了一己之私,害皇上留了罵名,這個王朝的福分還有三代,你若因為私利違背天理,會影響了你後世的皇室子孫。」

  「國師,本王是愛男子甚過愛女子的人,國師覺得本王會擔心什麼皇室後代子孫嗎?」

  墨無垢眼見勸阻無效,也怒了,「王爺,玄朗並不是尋常人,他是桃花仙,惹怒他的代價是你不願見到的。」

  「桃花仙又如何?就跟國師一樣不是嗎?」

  墨無垢看見東方立的眼神已接近瘋狂,他重重一歎,「王爺,我不用經過測算,便知王爺再執著不放,堪慮。」

  「的確堪慮,只是該擔心的人……是你們。」

  墨無垢不再多說,這個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再待了。「王爺,無垢言盡於此,王爺好自為之吧!」

  見墨無垢說完話就離開,東方立大怒,揚手就揮下床頭小几上的花瓶,幾名侍衛閃開了花瓶碎片,依然躬身站立一旁。

  東方立對著侍衛首領下了命令。「你派人暗中監視洛家及國師府,有消息隨時回報,我總會找到機會再得到玄朗。」

  「是!屬下遵命。」

  那日小三子為皇帝送賞賜給玄朗,對他語帶輕賤,玄朗雖然懷疑卻不肯定小三子喜歡東方立,直到小三子離開後東方立隨後而來,為小三子出言不遜前來安撫他。

  從東方立的話中,玄朗知道小三子是皇帝的親信,他原本只是隨口一問,問小三子是不是喜歡他,沒想到東方立竟自以為他吃味,笑著安撫他,說在他心中,沒有一個人能比得過他的地位。

  而後,墨無垢潛進王府救他,玄朗想起了墨無垢的仙術可以派上用場,這才有了這一計。

  玄朗被救出後,墨無垢還安排了馬車連夜把洛成他們三人給送回長嶺才讓馬車離開,接下來,東方立應該會暫時安分一陣子。

  洛成他們三人回到洛家已是半夜,楊素錦聽到聲響前來開門,看見回來的不只洛成及玄朗,連原本即將被皇帝問罪的洛雲汐也帶回來了。

  楊素錦見他們三人的裝扮,兩人扮成小廝一人扮成新娘,要他們三人把這些天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全告訴她。

  聽完後,她雖然為玄朗鬆了口氣,但也不免想為什麼堂堂國師意會幫他們的忙。

  「有些事,我是該對洛叔、洛嬸還有雲汐解釋了。」玄朗主動開口。

  「怎麼了?一臉沉重的樣子。」楊素錦沒遭遇過這些事,還不明白玄朗表情凝重的原因。

  但洛成及洛雲汐心中對於玄朗的身份有了猜測,能與國師相交,玄朗肯定不是尋常人。

  「玄朗,你是不是恢復記憶了?」洛成雖是詢問玄朗,但他知道自己會得到肯定的答覆。

  「我的確記起大部分的記憶了。」

  「所以……你打算告訴我們你的身份了?」

  「我會老實說,只是希望我即將說出的一切,不會改變你們對我的態度,我還是那個因為失憶走投無路、被你們撿回來照顧的人。」

  「說吧,我們等著。」

  「我是桃花仙,不知為何失去了記憶,但我想……應是我的本體被雷劈了之後導致我失憶。」

  桃花仙?本體?被雷劈?洛雲汐很難不聯想這與她照顧的那株桃花樹有關。

  「你是指……你便是我這些日子以來照顧的那株桃花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