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頁
  洛成本還想著玄朗可能是京城來的公子,甚至可能出身不凡才會認識國師,卻絕對想不到他會承認自己是桃花仙,因此洛成驚訝得張開嘴說不出任何話來。

  倒是楊素錦先喊出聲,「桃、桃花樹?是指法嚴寺旁的那株桃花樹?」

  「是,數十年前發生了一些事,我進入沉眠,直到雲汐救了我。」

  難怪他會突然出現在桃花樹旁,難怪從沒有玄朗的親人來找過他,如今洛成知道了玄朗的身份了,玄朗及雲汐兩人真心相愛,但他們的身份能讓他們相守到白頭嗎?

  「你是桃花仙,能與人類相戀嗎?」

  「為了雲汐,我可以像一般人一樣生活,我只怕……雲汐不要我!」

  洛雲汐看見玄朗雙眸殷切的看著自己,不安的雙手緊緊握著她的,好似怕她會甩開他的手轉身離去。

  她想起不久之前,玄朗曾經間過她,如果他是仙,她要不要他。當時她對他說若他是仙就別招惹她,一定讓他擔心不已吧?

  「玄朗……」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我會想辦法記起怎麼使用仙術,你不用擔心自己變老,我會把自己變得跟你一樣老。」

  洛成及楊素錦先是愣住,直到想通了玄朗所說的意思時,兩人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玄朗,你怎麼不想把雲汐變年輕,而是把自己變老?」洛應率先取笑他。

  「你啊!都成仙了,還捉摸不住女人的心思嗎?」楊素錦也笑他傻,哪個女子聽了可以青春永駐,不會開心得飛上天。

  「因為雲汐不管變成什麼模樣,在我心中她永遠是最美的,她不需要變,我變就好了。」

  突然聽見玄朗說出如此深情款款的話,洛成及楊素錦互望一眼笑了,玄朗也不像他們想的那麼傻啊!

  倒是洛雲汐哭笑不得,玄朗是從哪來這個想法?她還沒想到自己會在他面前慢慢變老的事,但如今的她已經決定,不管他是桃花仙還是桃花精,今生只要他。

  先不告訴他的決定,她故意說話嚇他,「你就不擔心我見你變老變醜,不要你了?」

  「這可不行!那我不要變了。」

  「所以你要把我變年輕,這樣就不用看見我變老?」

  「不是,這不是我的意思。」玄朗急著解釋,就怕洛雲汐誤會他,「你也不要變,要不,我把屋子裡的鏡子全砸了。」

  看玄朗著急的模樣,洛成仰天大笑,趕了近一天一夜的路才回到家的疲憊好似突然全消失不見了。

  「雲汐,別再逗玄朗了。」平常見玄朗一臉聰明,怎麼一到雲汐的面前就成了傻子了。

  洛雲汐看著玄朗可憐兮兮的看著她,她就捨不得他傷心難過。

  玄朗一身喜服還沒換下,臉上也還帶著美艷的妝容,一雙秋水瞳眸好似隨時會泛出眼淚來,讓人看了心疼不已。

  洛雲汐湧起一股衝動,即便她明知道這是一個衝動的決定,也絕不會後悔。

  「玄朗,與我成親吧。」

  「成、成親?」還真被墨無垢說中了,但怎麼說他是個男子,是他娶不是雲汐娶吧?

  「怎麼,你不是說今生只要我?想到我還是會變老變醜,就不想跟我成親了?」

  「不是,我說過了只要你要我,我願意一輩子陪著你。」

  「那我們就立刻成親,我就不信東方立還能強搶人夫!」

  「立刻?」

  「對!也不用賓客了,我們立刻拜堂。」

  洛成看了妻子楊素錦一眼,楊素錦也回看一眼,他們夫妻倆不是沒想過幫洛雲汐找個好人家,只是過去洛雲汐一直不肯,如今她選了玄朗他們也不是不贊成,只是……會不會太急著辦事了些?

  可看著洛雲汐一副無怨無悔的模樣,洛成及楊素錦心想,選日不如撞日,既然小倆口互有愛意何必再等?

  「如果你們決定了,我們兩老樂見其成。」

  聽義父義母不反對,洛雲汐還在等玄朗的回答,「玄朗,你的回答呢?」

  玄朗見洛成及楊素錦都已同意,這親事還是洛雲汐自己開口求的,他怎會不同意呢?

  「雲汐,你若知道我愛你多久,又是怎麼愛你的,你便會知道能與你成親我有多開心。」

  「我們不過才相識數月,說得好像你已經看了我三生三世一樣。」

  「雲汐,記得青琉嗎?

  這時候提她做什麼?洛雲汐的臉沉了下來。

  「青琉在過世前對我說,要我等她,下一世,她會找到我,當我的妻子。」

  洛雲汐不能說自己沒有感到一絲醋味,可是想到青琉姑娘已逝,又覺得自己嫉妒她實在太小心眼。

  「你真以為我聽到這些不會吃味嗎?還是你又要對我說青琉姑娘是我的前世?」

  洛雲汐好似這時才想起眼前的人是桃花仙,而且記憶正在逐漸恢復當中,「你是說……青琉姑娘是我的前世?」

  「是,所以我一見你才會傷心的流下眼淚,而你一見到桃花樹才會哀傷得感到心痛。」

  意思是,她便是他的青琉,那個即便有了未婚夫,他還是點默守護著的青琉,那個死前才發現自己有多愛玄朗,只願死在桃花樹下,對玄朗許諾來世的青琉……

  「我真是她?那麼之前我不記得你,還一直否認自己是青琉,你該有多傷心?」

  玄朗微笑輕輕搖頭,「即便你前世愛著我,今世,我也得等你重新愛上我,我不會逼你接受你自己就是青琉的事,總之,你還是愛上我了,未曾食言。」

  「傻蛋!」洛雲汐飛撲上前,投入玄朗的懷抱,相擁而泣,這不是悲傷,而是欣喜的淚水。

  楊素錦拉了兩張椅子,向著大門相鄰放好,然後自己坐了一張,又喊了洛成坐在另一張。「雲汐說的對,你們立刻拜堂、立刻洞房,生米煮成熟飯,我就不信東方立還能不死心。」

  雖然婚是她求的,但聽到義母說立刻洞房,洛雲汐還是羞紅了臉。

  玄朗不再猶豫,他牽起洛雲汐的手,先領著她轉向屋子大門,跪拜了天地,這才又領著她轉身拜了高堂,而後,他們轉了身互望、對拜,他深情的凝望著洛雲汐,洛雲汐嬌羞地低垂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