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頁
  是洛成提醒了他們,「再來,就是送入洞房了,時候不早,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洛雲汐不依地嗔了一聲,咬著下唇不知還能說什麼,直到看見玄朗又牽起她的手,她隨之輕移步伐,跟著玄朗離去。

  直到玄朗帶著洛雲汐進了洞房,楊素錦才說出了一直哽在喉頭的話,「雲汐還穿著小廝的衣裳,玄朗也還穿著喜服,我怎麼覺得咱們兩老不是多了一個女婿,而是娶了一房媳婦?」

  趕路趕了一天一夜的洛成打了個大大的呵欠,站起身,「總之不管是誰娶誰嫁,反正玄朗也沒有親人,終究算是我們洛家人。」

  第8章(1)

  突來的洞房花燭夜,洛雲汐及玄朗都十分緊張,玄朗帶著洛雲汐進了她的房間,帶著她坐在桌邊凳子上,為兩人各倒一杯茶。

  「來不及備酒,便以茶代酒,做為我們的合巹酒。」

  洛雲汐接過杯子,與玄朗共飲,玄朗那被上了胭脂的唇沾了茶水,嬌艷欲滴,令洛雲汐看直了眼。

  「怎麼了?」

  「明明新婚夜該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人是我,怎是你穿了新娘喜服?」

  「急著想成親的不是你嗎?怎麼?後悔了?」

  「才不是!我很開心能跟你成親。」

  「只是你方才一頭熱,沒想到成親後的洞房花燭夜吧!」

  洛雲汐被說中了,不好意思的低垂著頭。

  「我的確很期待洞房花燭夜……」

  聽他這麼說,洛雲汐羞成了小紅人,她連忙喝了一口茶掩飾。

  「但不是今晚。」

  玄朗可以不管墨無垢說的話,這畢竟是他們夫妻間的事,但墨無垢那神秘兮兮的模樣讓玄朗心裡有了疙瘩,不想被這奇怪的想法困擾的玄朗,最後決定不在今夜完成洞房花燭夜。

  「為什麼不是今晚?我不夠吸引你嗎?」洛雲汐佯怒,她並不是非要在今夜完成洞房,但玄朗這麼毫不猶豫的說今夜不想,還是讓她感到挫折。

  「我當然想要你,非常非常想!」她非得他一次次的告白,才能確定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嗎?但玄朗不會吝於對她告自自己的愛意。

  看見玄朗帶著縱容的笑,輕輕摩挲她的發頂,她忍不住抬眼看著他的手,嬌憨地笑著偎進入他的懷裡。

  被洛雲汐緊緊的摟著,玄朗感到氣血翻騰,他知道,那是他對洛雲汐的慾望。見洛雲汐還不知道自己挑起了什麼,猶在他懷中磨蹭著他,玄朗深吸呼了幾口氣。

  「雲汐,夜深了,你好好歇息一晚,我回房去了。」玄朗說完便推開洛雲汐,想站起身離開。

  「等等!」雖說今夜不洞房,但他們可是拜了堂成了親的夫妻,哪有剛成親就分房睡的,可要玄朗留下來的話,害羞的洛雲汐怎麼也說不出口,於是她就這麼拉住玄朗的手,左顧右盼。

  是玄朗主動推開了洛雲汐,可是對她的渴望並沒有因為拉開距離而緩解分毫,他覺得他的心劇烈跳動著,連呼吸也粗喘起來……

  玄朗意識到事情不對勁,他用手背一抹,抹下唇上的胭脂後,舉起手背細看,他這才發現那胭脂裡被茶水溶出了粉色的粉末。

  「玄朗,你怎麼了?」玄朗站起身連連退了幾步,連推倒了凳子也無暇顧及,洛雲汐因他的異狀感到著急。

  「玄朗,你怎麼了?你好像喘著氣?」

  「我……我被東方立下了催情藥。」

  「下藥?什麼時候的事?」他們匆匆忙忙的就把玄朗帶了出來,別說玄朗根還沒碰宴席上的酒菜,就算吃了,藥效也不至於到現在才發作啊!

  「一開始我不飲不食,東方立擔心我餓壞了,便要服侍我的侍女為我試菜,讓我安心飲食,如今看來,東方立改而把藥下在胭脂裡了。」

  洛雲汐就知道東方立不可能放過玄朗,幸好玄朗後來想了另一個計劃,若按照他原先的計劃,想等東方立親近他再挾持他,合巹酒一喝,玄朗可就任由東方立擺佈了,還談什麼挾持。

  「那現在怎麼辦?」

  「我回房去,熬過這一夜就會沒事,我不要用這樣的方式得到你。」

  「我們已經成親了,今晚是洞房花燭夜,我願意。」她羞紅著臉道。

  「可是……」

  洛雲汐今天丟臉丟大了,這婚是自己求的,初夜是自己要的,但只要玄朗能不受催情藥所苦,她什麼都肯做。

  洛雲汐走上前拉住玄朗,大步流星的就往床鋪走去,然後使力一推,強迫玄朗坐在床上。

  玄朗還受催情藥所苦,偏偏洛雲汐又做出這樣撩撥他的舉動,他忍得很辛苦,苦笑道:「我的夫人在這方面還真是豪氣干雲啊!」

  「穿著男裝的可是我。」洛雲汐才說完話,彷彿要展現她的「男子氣概」般,用力把玄朗推倒,自己也坐在了床側。

  玄朗不想在藥力作用下要了洛雲汐是真的,不單單只是因為之前墨無垢叮嚀他的話而已,他們之間的初夜該是美好的,不該是因為他人的詭計而造就的。

  他伸出手抓住了洛雲汐的雙臂,逼她退開身子,可光是這樣的接觸,就讓玄朗喘了好久的氣,差點喘不過氣來。

  「雲汐,我不要。」

  這下好了,這初夜不但是她自己要的,而且活像她想強要玄朗的身子,但為了不讓他受苦,她下定決心道:「總之今晚我是不會讓你離開,玄朗,你打算讓我自己來嗎?我可是什麼都不會,你確定讓我來你不會忍得更難受?」

  他肯定會,尤其當洛雲汐解了髮髻散下一頭烏絲,發間的香氣不斷的竄入他的鼻息,又見洛雲汐解下自己的衣裳,露出了只著抹胸的胴體,他更是倏地坐起身想要逃。

  無奈洛雲汐抓住了他的手不讓他離去,還側坐在他的大腿上壓制他的行動,接著手指便開始笨拙的解著他的衣裳,受催情藥之苦的玄朗大喘著氣,雙手緊緊抓著身下的被褥不敢碰她。

  「玄朗,我真的願意,你的藥,我為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