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頁
  「法嚴寺到了。」

  聽玄朗這麼說,洛雲汐這才收回視線,也收起方才自己的一時悸動。

  玄朗這是離開法嚴寺後第一次來到桃花樹旁,這回再見桃花樹,原先枝葉枯黃看來有些病懨懨的桃花樹已恢復生氣,雖然正值花期,桃花樹仍是一個花苞也沒有,但至少看起來已沒有半片枯葉。

  被雷劈得焦黑的桃枝也已經修除,部分被劈黑的樹幹、樹皮也被剝除,外頭包了一層稻草保護著桃花樹樹幹。

  「這稻草是為了什麼?」

  「一是為了保護去了樹皮的桃樹,二是怕沒了樹皮,桃花樹水分流失得太快。」洛雲汐一一解釋。

  「我病著時你做了這麼多事?我應該早來幫你的。」

  「你啊!養好你的病最重要。你住進我家的隔天,我就來養護桃花樹,又是裁剪焦枝又是剝樹皮的,回家正累著,就聽義母說你在床上打滾直喊疼,疼完了就昏迷夢囈了一整日,義母差點照顧不過來,我聽了擔心,後來有好幾日都沒進園子工作在床邊照顧你,也沒法照顧這桃花樹。」

  其實玄朗也因為那日病得那麼嚴重感到不解,他雖被大夫診斷出受了風寒,但他知道自己受的風寒並不嚴重,那天在法嚴寺的禪房是故意加重症狀讓洛雲汐不忍把他丟在法嚴寺,沒想到住進洛家的第一天竟真的加重病情。

  玄朗因為昏迷並不知道那天發生什麼事,要不是洛家三人都說他真的病得很嚴重,他都要以為那天病發的事根本沒有發生過。

  「現在呢?不會又要修剪桃枝了吧?」想起上回自己好像能感受到桃花樹的疼痛,玄朗不禁有些心驚,那痛楚還真不好受。

  「不用了,今天要先把包覆在花樹外的稻草拿下來,換上新的稻草。」洛雲汐說完馬上動作,就見她手腳利落地把舊的稻草卸下,接著很認真的盯著桃花樹樹幹看,看得玄朗不知怎的突然耳根、雙頰發熱起來。

  「雲、雲汐……你可否別這樣盯著桃花樹看,好像那桃花樹光溜溜的被你盯著看一樣。」

  蹲在桃樹旁的洛雲汐像聽見什麼荒謬事一般,抬眼瞪向站在身旁的玄朗,忍不住斥他一聲,「你胡思亂想什麼?這是樹,又不是人。」

  「但你把它的皮剝了,不就像脫了它的衣裳一樣嗎?」

  洛雲汐不想理會玄朗的胡言亂語,回頭還摸了剝了皮的桃花樹幾把,讓玄朗又抗議起來——

  「你剝了它的衣裳也就罷了,還摸著它赤裸裸的身體!」

  「玄朗,你發什麼癡啊!」本來洛雲汐是坦蕩蕩的,但被玄朗這麼一說,好像自己真做了什麼壞事一般,讓她也忍不住紅了雙頻。

  「我就是克制不住會這麼想啊!」

  「我、我是為植物看病的大夫,你沒聽過醫者不分男女嗎?」

  「你生得這般清麗,叫桃花樹怎麼能光著身子讓你盯著摸啊摸的,還只當你是大夫,不會想入非非?」

  他怎麼越說越讓人感到害羞,說得讓洛雲汐都不敢再盯著桃花樹看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被玄朗稱讚她漂亮而害羞,還是被玄朗說得她好像做了什麼輕薄男人的動作一般而害羞,她張開口,自己也不禁結巴起來,「能、能開出漂亮桃花的桃花樹……就、就算有性別之分……那、那麼也肯、肯定是女的啦!」

  「誰說的!誰說桃花樹就一定是女的?」

  「那桃花樹是男的,就像那靈芝是女的一樣,我們當然有分男女,只是現在它們的靈體都不在了就是。」

  「誰?誰在說話?」玄朗好似聽見了有人附和他的話,但這四周除了他,就只有洛雲汐,到底是誰在說話?

  「哪有誰在說話?」洛雲汐不知今天的玄朗到底怎麼了,一下子說些莫名其妙的話,一下子又產生幻聽了。

  「有啊!有人說那桃花樹及靈芝都是妖精,桃花樹是男的,靈芝是女的。」

  「我分明是說靈體,哪裡說他們是妖精了,那桃花樹的靈體已經成仙,是桃花仙,靈芝是人類的生靈幻化的,都不是妖精。」

  玄朗實實在在的聽到了,他四處張望著,覺得十分詭異。「雲汐,你真的沒聽見什麼嗎?」

  「我真沒聽見,你若要繼續疑神疑鬼就請便,我要工作去了。」

  洛雲汐被方才玄朗的剝皮脫衣論給擾得心跳加速,現在再看著光溜溜的桃花樹,好像它真的沒穿衣裳一般,打算快些為桃花樹施藥,然後再幫桃花樹包上稻草。

  玄朗只得對著半空喊著,「這樹如果有桃花仙,讓他現身啊!說得跟真的一樣。」

  「那桃花樹已經沉睡數十年,我也是聽我的母親說的,而我的母親則是聽我祖母說的,我祖母則是聽我曾祖母說的……」

  「好了,總之就是聽人說的,那桃花仙長什麼樣,叫他出來負責讓自己的桃花樹開花啊!別累得雲汐還得來照顧它。」

  「靈芝的靈體好久以前就不在了,至於桃花仙前些日子好像半夜甦醒後就不見人影了,我不過是一朵才長了幾個月的小花,桃花仙都睡了那麼久了,我哪裡見過桃花仙的樣子,那日半夜下著雷雨,我們這些花朵早早就睡了,也沒見到他怎麼消失的。」

  小花,與他說話的竟是小花!玄朗看著四周找著哪裡有花,直到看到一旁奉茶的棚子旁生著幾株野花。

  玄朗在野花旁蹲了下來,試著想拔下野花,沒想到竟會聽見尖叫聲,讓他一時受了驚嚇,跌坐在地。

  「你做什麼殺我啊?沒見過桃花仙又不是我的錯。」

  真的是這朵花啊!不只是這朵花,連一旁的幾朵野花都在風中顫抖起來。

  玄朗的耳邊也聽見了好幾個聲音在竊竊私語,好像是群野花在批評他心狠手辣。

  洛雲汐見玄朗好像真的和那些野花對話起來,她沒好氣的喊他,「玄朗,我也沒要你做苦工,你演這齣戲是想告訴我你已經得了失心瘋,別再叫你做事嗎?」